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3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極一班同人文》屬於我們的未來--6

 食用碎碎念↓

◎本文章僅供自我及同好滿足心理使用,非營利、商業使用。

◎基本上是每個禮拜一更新,但可能會遇到不可抗力(例如網路掛掉、學校考試、場次太累)等等情況,所以請不要催我稿哦OU<(咦?!)

◎以上,庫存好像快不夠了(喂!!)   花靈龍的故事,要從他轉學到芭樂高中前說起。
  那時候的他,也一樣是他們學校的風雲人物,所以他們學校常常派一個女生來替他拍照。
  「花同學,你今天的表情不太開心耶,發生什麼事了嗎?」看著從鏡頭捕捉到的畫面,今天的花靈龍看起來就是有一股低氣壓圍繞著。
  「林青青。」
  「有……」
  「妳覺得……我受歡迎嗎?」
  「當然!」林青青理所當然的點著頭。
  「那可不可愛?」
  「可愛……可愛。」看見對方露出了笑容,林青青連忙拿起相機捕捉畫面。
  「我後援會的Slogan是,『如果說神的能力是能創造一切,那麼為每個女孩子創造出幸福又快樂的花靈龍,也可以說是神。』妳覺得我像嗎?」再度丟出問題的花靈龍,像是在試探著什麼。
  「……老實說,那句話有點太誇張了,不過女生看到你,的確會笑得蠻開心的。」林青青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把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那妳為什麼從來沒對我笑過?」
  「你說我嗎?」林青青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愣了一下。
  「對,就是妳。妳負責拍我,是全校最靠近我的女生,可是我卻從來沒看妳對我笑過,連妳都迷不倒,我很失落耶!」花靈龍從來沒有看過林青青為自己而笑過。
  「花同學……我沒有笑,是因為我都在忙著拍你啊!」這是林青青想到的解釋。「而且……而且你的臉是我看過最好看的。」
  忍不住偷看了一眼花靈龍,林青青偷偷的揚起了嘴角。
  總算是看到了對方的笑容,花靈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第一次看見青青的笑容,花靈龍有了心動的感覺。後來,他們就在一起了。
  「跟青青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握著手轉圈圈,四周的一切都變得很模糊,我的眼裡只看得見青青,青青總是讓我覺得暈眩,可是她自己卻沒有那麼快樂……」花靈龍曾經這樣跟雷婷說。
 
  青青看著自己與花靈龍的照片,心裡的感觸越深,「如果……我再長的好看一點,這張照片就完美了……」
  接著,青青就失蹤了。
 
  終於在三個月後,靈龍探聽到了青青的下落,根據線索來到了一間醫院的病房。
  「走開!」
  還沒踏入病房,就聽見房內的大喊聲。
  「走開!」
  慢慢的走進病房,就看見滿臉纏著繃帶的病人正對著護士大喊,甚至抄起手邊的東西就亂丟。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沒錯,這個病人就是林青青。
  「走!」用力的把手邊的玻璃杯砸向了花靈龍,玻璃碎片瞬間四射,甚至劃傷了花靈龍的臉。
  「青青……」
  看著歇斯底里的青青,花靈龍無法把眼前的人跟過去的記憶互相疊合。
  「妳沒事吧……」
  「我現在的樣子……很可怕對不對?」看見了對方的眼神,林青青更覺得自卑,「我不想看到我的臉……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你幫我把這個屋子裡所有會反射的東西全部都砸爛好不好?……好不好?」抓住了花靈龍就像找到了一個幫手,希望對方能幫助自己。
  「青青……妳到底怎麼了?」伸出手,就想觸碰對方……
  「你不要碰我!」青青的反應卻十分的激烈,用力的揮開對方的手,躲到一旁的角落。
  「妳的臉怎麼了?」在這三個月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臉……它壞了!……壞了……壞了……被我整壞了……」青青慢慢的走到了玻璃窗前,看著自己的倒影呢喃自語著,「我本來啊……只是想要把鼻子墊高一點,可是後來……我又發現我的眼睛不夠大……下巴不夠尖……臉不夠小……呵呵呵……所以,我就都整了!我全部都整了!哈哈哈……全部都整啦!」
  聽見了對方的話,花靈龍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眼神,「妳……為什麼要整型?」
  「還不是因為你!」林青青聽見對方的問題立刻變得相當的激動,用力的推開花靈龍。「還不是因為你戴著一張受人歡迎的臉!」
  「我只是想要再好看一點……我只是想要變漂亮……可是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怎麼辦……」忽然間,青青陷入了自己的情緒,躲到了另一個角落啜泣。「我會不會變得更醜啊?我不要變醜!……我不要變醜!……」
  每聽對方說一句話,心就抽痛一次的靈龍,終於忍不住抱住對方,拍著對方的背。「不要傷害妳自己,不管妳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妳,我會一直一直的喜歡妳。」
 
  醫生說,青青的情況是身體畸形性疾患,那是一種心理疾病,會讓人永遠無法對自己的外貌滿意。
  靈龍知道他就是青青生病的根源,現在青青已經在臉上留下整型失敗的傷痕,他不能再讓青青看著他,連心都繼續受傷,所以靈龍決定轉學,離開青青,然後請催眠醫療師把青青催眠,讓她永遠忘記與靈龍的這一段戀情。
 
  「哇!花靈龍的初戀結局也太慘了吧!」聽完了這一段故事,汪大東也深深的感嘆著人事無常。
  「最後青青休養了一段時間,然後就轉學到桃子女高了。」雷婷又繼續說著青青的故事,「她還是很喜歡攝影,所以加入了攝影社,只要學校有任何活動,都會要她負責拍照。」
  「可是花靈龍選上芭樂王子跟林青青有什麼關係啊?」聽了那麼長的故事,汪大東還是沒聽到關鍵。
  「芭樂王子當選那一天,就是桃子公主來我們學校的拜訪日,既然是兩校代言人,是不是要一起拍照?」雷婷為汪大東的腦袋不靈轉嘆了一口氣。
  「所以……拜訪日當天林青青也會一起來囉?」前面再接後面,汪大東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嗯。」雷婷點點頭,汪大東總算是懂了。「只有那天,靈龍才可以見到青青,而且還可以像以前一樣讓她替他拍照。那是一整年裡面,靈龍最期待的日子,就算青青根本就不記得他。」
  「既然都已經不記得他了,那靈龍大可大剌剌的去找她去看她啊!」汪大東不明白何必需要靠這樣的辦法才能見面。
  「靈龍當然想見她啊!可是總不能隨隨便便沒有理由的就跑去吧?所以我才會想出跟桃子女高結為姊妹校的這個方法。」一切都是為了靈龍跟青青啊!
  「……」汪大東仔細想了想,沒有理由的去見面,真的會讓人感到害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現在你已經知道靈龍為什麼一定要當選芭樂王子了,可以退賽了吧?」雷婷還是希望汪大東不要再跟花靈龍爭選這個位置,這個機會對靈龍是很重要的。
  「不行。」汪大東也是有自己需要這個機會的理由,雖然雷婷並不相信。
  「你都已經知道這是靈龍最後一次機會了,你居然還跟他搶?你有沒有良心啊?」雷婷不敢相信對方還是這麼固執。
  「King輪到妳囉!」遠處傳來撐喫的吆喝聲。
  兩人爭執以及訴說過去,渾然不知時間過得有多快,一下子就輪到了雷婷的鏡頭,只是現在雷婷還穿著女裝,這……
  「King~」撐喫繼續吆喝著,正在尋找雷婷的蹤影。
  想當然,雷婷不想讓同學們看見自己穿著女裝的樣子,立刻抵在門口希望能阻擋他們。
  「啊King勒?」看樣子是金寶三等的有點久,也跟著跑過來找人了。
  「應該在裡面吧!可是門都不開,叫了也沒回應。」撐喫猜測著對方應該在休息室,只是一點回應也沒有,不知道怎麼了。
  「會不會是睡著啦?」愛恨用常理判斷著。
  「那……我們把門撞開來怎麼樣?」金寶三不要命的想把門撞開。
  一聽到對方準備要把門撞開,雷婷開始緊張了。
  「喂!這門不能反鎖喔,妳小心點啊!這個衣服可能會被看到哦。」汪大東很好心的提醒對方,只惹來對方的咬牙切齒。
  「裡面好像有東西擋住耶!」愛恨推了推門,發現無法順利打開。
  依照金寶三的指示,連撐喫也一起來推了,現在局勢演變成愛恨撐喫對抗雷婷的壓門賽,只不過兩方現在僵持不下。
  「喂!妳不要再撐了啦!會受傷的。」汪大東實在不明白對方為什麼一直要這麼堅持,「妳怎麼那麼固執啊?讓他們看到穿女裝的樣子又不會怎樣?」
  「不行!我是終極一班的King,絕對不能讓他們看見我不像King的樣子!」很努力的抵擋著門口的推力,一邊還要回應著汪大東的問題,整個十分的吃力,雷婷只好要汪大東別再繼續說話了。
  「唉……走開走開,我來我來!」金寶三看不下去這兩個小的辦事太無力,準備自己上了。「看來還是要本大爺親自出馬,這兩個笨蛋!」
  「一……」金寶三已經預備好了。
  雷婷發現對方已經開始要做出攻勢,很緊張的用力的抵著門,卻無法做其他的防護。
  「二……」
  汪大東也看情勢似乎不太對勁,究竟自己是不是該出手?
  「三!」金寶三伸出腳一踢!
  汪大東一看,不好,飆起戰力指數,拉開雷婷,將雷婷護在自己的胸前,接著伸手抵住門,抵擋對方的一腳。
  雷婷被轉得暈頭轉向,整個人倒在汪大東的胸前。
  「這樣還不開?我們一起上!」金寶三不死心的還想再試一次。
  「三!!」
  不想再力拼的汪大東把手收回,背對著門口,三個人的力氣忽然失去了抵擋的力量,在兩旁的愛恨撐喫直接撞到門框,金寶三則是看到門內的人嚇得差點腿軟。
  「哦……」看到了天使的翅膀就知道對方是誰,「吼!東哥,原來你在裡面,你幹嘛不開門啦?」
  「我在美送(不高興)啊!」汪大東可沒忘記剛剛一直被金寶三喊「卡!」,「老是要我照劇本走,煩都煩死了,看到你們我就煩啦!」
  「不是嘛!劇本是King寫的,你如果美送你可以去找King啊!」金寶三當然知道現在終極一班的老大是雷婷,才不敢違抗。
  「找過沒在這啦!」汪大東發現雷婷一直在亂動抵抗,只好把對方用力的壓在自己前胸。
  「可是我們其他地方都已經找過了,也都沒有看到King啊!」愛恨把自己的搜尋結果說出來,就只差這間休息室了。
  「欸……東哥,你幹嘛背對著我們啊?」金寶三到現在都只看到汪大東的頭跟翅膀,對方似乎一直沒有轉頭的意思。
  「我不是說看到你們我就煩嗎?還不快滾!」汪大東覺得金寶三真的很難纏,「很久沒被我的龍紋鏊K了是不是?蛤?!」
  「哦……是有點想,不是!……我很懷念那種被你打到那種傷到骨子裡的內傷感耶!哈哈哈……」金寶三的M屬性全然爆發。
  「想被K就過來啊!」伸出拳頭,汪大東不相信金寶三真的敢靠過來。
  「不是不是……好……你不要氣、不要氣,等你消完氣我們再拍,OKDon’t worry!」金寶三真的不是很敢,立刻向汪大東妥協。
  「快滾!」這是汪大東說的第二次。
  「不在、不在,走走走……」金寶三只好要愛恨撐喫再去別的地方找找。
  汪大東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確認三個人都不會回頭才放開了抱住雷婷的手。
  「他們走了。」
  雷婷立刻鬆了一口氣,卻又發現兩人的距離似乎過於接近,雙方立刻向後退了兩步。
  「你……你幹嘛幫我啊?」雷婷忽然覺得不自在了起來。「剛剛不是還威脅我,說要叫大家來看我穿這衣服的樣子?」
  「我威脅的是終極一班的King,剛剛需要我幫忙的人,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女生而已。」汪大東還是有自己的原則的。
  聽到這一番話,雷婷感受到了對方似乎有那麼一點點的……與自己的主觀不同?
  「我真的不懂耶,為什麼妳那麼在乎King的形象啊?」汪大東不了解現在高中生到底在想什麼,「看見女生需要幫忙,如果我不出手的話就不配當個男子漢了。」
  「好了啦!妳趕快把衣服換下來,如果他們再來我可不幫妳哦!走了……」汪大東自討沒趣的離開了休息室。
  「……還用你說啊?」
  立刻關上了休息室的門,雷婷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一整天的戲拍下來,最終還是又回到拍了三十八次還是不成功的這一幕。
  花園的噴水池邊,一群人正幫花靈龍整理著儀容,經過了一整天的拍攝,依然保持著最佳的樣貌,這才是萬人迷的專業態度。
  「要開始拍囉!現場準備!」撐喫吆喝著,要大家準備開始拍這最後一顆鏡頭。
  而汪東城理所當然也出現在會場上,畢竟這一顆鏡頭正是自己唯一有出現的一幕,雖然只有聲音。
  「趕快、趕快,攝影機好了沒?」金寶三正在確認著拍攝器材是否到位。「好了沒?你都OK了嗎?」
  「OK!」飾演灰王妃的裘球對金寶三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好。好囉。準備囉!」
  一切準備就緒,愛恨又來到了鏡頭面前,這次是十分無奈的表情,「灰王妃第十二場Take三十九,我不耐煩了。」緩慢的走出鏡頭,在途中還順路翻個白眼。
  「Action!」金寶三跟大家一起在鏡頭前面看著,只希望不要再出槌了。
 
  在耀眼的陽光的襯托下,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衣服將王子襯托得更為英俊瀟灑,但在這美麗的容貌上,卻帶著哀傷的表情。
  走到了噴水池邊,悲傷的王子單膝跪下,祈求著上天,希望能成全自己的願望,「神啊!拜託祢,解除灰王妃的痛苦,讓她忘記我,永遠也不要想起自己曾經喜歡過我,請祢幫助我吧!」
  合著雙掌,默默的低下頭。
 
  同時,在鏡頭前面的大家也一起合起了雙掌祈求著,「希望東哥這次不要出槌了,我想收工!」
 
  「如你所願!」
  汪大東說完了自己的台詞,還是自顧自的走進了鏡頭裡,讓看著螢幕的大家都差點昏倒……又來了!
  「吼!!」金寶三發出了憤怒的吼叫聲。
  連雷婷都受不了的深呼吸,平息一下心中的怒火。
  「我在想啊,這樣真的有如你所願嗎?」走到了花靈龍的旁邊,汪大東說出了自己心裡的疑問。
  沒頭沒尾的,花靈龍直覺就是對方在刁難,起身面對的汪大東說出自己的問題,「我知道沒戲份讓你很不高興,不過你到底想演幾次啊?」
  「讓她忘記你,真的有比較開心嗎?」汪大東的這一番話,讓花靈龍斂起了笑容。
  「你知道什麼?」
  「如果讓她忘記你你就沒有遺憾的話,你不就不會每年都來選芭樂王子,選上芭樂王子不是為了想見她嗎?還是說,你已經後悔讓她忘記你了?」汪大東並不認為這樣就是最好的結局,所以才到花靈龍的面前提出質疑。
  「我不會後悔,只要對她好的事,我從來都不後悔。」花靈龍十分堅定的說著,即使自己會覺得寂寞。
  「你還是想見她,你根本就有話要對她說,對吧?」正所謂旁觀者清,雖然汪大東只是聽過對方的故事,但是光看著花靈龍的表現就可以知道對方的心理,雖然不關自己的事情,但是汪大東就是不能坐視不管。「那你就去說啊!你已經當選芭樂王子兩屆,見她兩次,什麼都不敢說,你算什麼男子漢啊?」
  看著兩個人已經逐漸吵了起來,所有人都不知道該不該打斷他們。
  「我不說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冒任何風險讓她想起我!」花靈龍不希望再看到悲劇重現。
  「那你要嘛就乾脆一點放棄比賽永遠都不要見她,你敢做到這種程度嗎?」汪大東說出這麼重的狠話只是希望對方能夠看清楚自己真正的心。
  但花靈龍確認為對方是針對自己,忍不住拉住了對方的領口。
  發現對面的快打起來了,大家趕快跑到兩人的旁邊。
  「少爺!」大不點抓著花靈龍的手,希望對方別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來。
  花靈龍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放開了汪大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現場。一看到少爺離開,大小不點當然也跟著少爺的身後走了,臨走前還不忘對著汪大東「哼!」了一聲。
  「……吼!本來以為有架可以打,板凳都準備好,賭盤都開了,吼……」金寶三覺得很可惜的對著汪大東碎碎念,看到好戲沒上映,也跟著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汪大東!」大家走之後,這次換成雷婷來了,「你在演什麼,你不要演算了!」看到對方這麼沒有誠意,雷婷也開始火了。
  「我早就不想演了!」拿下自己頭上的桂冠,汪大東面無表情的對著雷婷說完就走了。
  一邊走還一邊卸下身上的奇怪東西。
  「等一下!」裘球看著對方從眼前走過,忽然要對方停下來。「汪大東!」
  「幹嘛啊?」十分無奈的回頭看著對方,又有什麼事了?
  「你的絲巾上好像有一個唇印耶……」左看看右看看,裘球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對方的胸前。
  在對方的提醒下,汪大東也看始看著自己的領巾,上面確實有著一個淡淡的粉紅色印子。
  雷婷看著對方的絲巾,忽然想起了前不久在休息室發生的事情……
  「真的有耶!」愛恨跑到汪大東的旁邊仔細的看。
  「裘球,妳不愧是人肉監視器耶!」撐喫十分讚嘆對方的好眼力。
  看見了雷婷若有所思的樣子,中萬鈞忍不住發問了,「怎麼了?」
  「……」我……雷婷有口難言啊!
  「裘球,那東哥絲巾上的唇印算不算是一票啊?」金寶三對戰況的關心程度由此可知。
  「呃……嗯……」裘球為難的點點頭。「依比賽規定,是可以算一票沒錯。」
  「欸、欸、欸,那妳趕快告訴我是誰這麼狂野、這麼大膽,竟然背叛了King,把她的櫻桃小嘴獻給了東哥?妳趕快把她的名字大聲的說出來,說、說、說……」金寶三開始起鬨要求裘球把對方揪出來。
  「說、說、說……」
  連旁邊的大家也都跟著鬧了。
  沒錯,回想起休息室的情況,雷婷當時被汪大東壓在胸前……
  這下子雷婷開始尷尬了起來。
  「說、說、說……」
  「那個……那個唇印……是King的……」裘球十分猶豫該不該說,但是看著大家一直喊,最後還是招了。
  「痾?!……」
  這下子傻眼的變成全班了。
  雷婷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出口反駁了。
  「裘球,妳又亂說話了!」中萬鈞絕對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
  摀著嘴的裘球還是決定出聲替自己辯白,「哪有!人家亂開玩笑都會承認,這次是真的……」
  「等一下!那是因為,我……」不行!如果要解釋清楚,那大家就會知道我試穿女裝的事……
  有口難言,雷婷說到一半就發現說明白反而會讓自己更尷尬的事實。
  「因為什麼?」在一旁的中萬鈞反而是最急的人。
  「……沒事……」雷婷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什麼沒事啊?怎麼會是妳的啊?」汪大東反而不敢相信雷婷的唇印會印在自己身上。
  這樣的反應出乎了眾人的意料,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中萬鈞對於雷婷遲遲不肯說明白的樣子也十分的無法理解,他們兩個人究竟是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雷婷會把唇印投給汪大東?雷婷到底在想什麼?
  在如此尷尬而無法解釋的狀況下,雷婷決定先行離開,再待下去也只是僵持不下。
  而汪大東迅速的將脖子上的絲巾拆下,丟給裘球之後也走回休息室換回自己的衣服。
  至於剩下的人,發現沒好戲可以看,只好收工了!至於那剩下的一幕,就留給King自己處理吧。
 
  回到了自己的家,立刻就要老孫搬來大量的水果,一顆一顆,用力的切成兩半。
  可憐的蘋果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砍成了兩半。
  「下一顆!」
  「小姐,蘋果都被妳切完了……」老孫十分無奈的說明。
  看著眼前一盤盤裝滿了被切成一半的蘋果,自己依然還是滿肚子的氣。
  「那去拿芭樂來啊!」
  老孫很盡責的準備再去搬下一箱。
  「等一下!」雷婷忽然想到「芭樂」……「不要芭樂!」講到芭樂又想到當時在休息室……停!不准再想下去了!「看到芭樂我就想到那個髒東西!」
  用力的在嘴上抹一抹,才又對著老孫命令,「以後沒有我的允許,家裡絕對不准出現芭樂!」
  「是。」
  「拿梨子來!」不想看到芭樂,還有其他水果!
  老孫很認命的排起了一整排的水果,讓小姐一次切個夠。
  「……等一下,這是梨子嗎?」怎麼顏色形狀都不太像?
  「……西洋梨……」老孫很盡責的解釋道。
  「檸檬!」
 
  一如往常,中萬鈞又站在雷婷家外,丟著彈珠要雷婷出來,不過這次雷婷房間的落地窗並沒有打開,彈珠直接與玻璃互相撞擊。
  「不在嗎?」
  看著無人回應的房間,中萬鈞又丟了兩三顆,一顆比一顆還要用力,甚至把玻璃敲出裂痕了。
  「請你回去吧!」一道聲音忽然自中萬鈞的背後傳來。
  回頭一看才發現老孫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身後。
  「我有事找雷婷。」我想知道下午的事情……
  「大小姐今天心情不好。」老孫的意思就是謝絕見客。
  「我心情也不好,正好和她聊一下。」中萬鈞還是堅持著,他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不想讓她看見你,以免想起不愉快的事情。」老孫十分保護自己的小姐,畢竟發生了……那件事。
  「孫管家,要說到『那件事』,你跟我都是幫兇。」中萬鈞跟老孫心知肚明。
  狠狠的瞪著對方,老孫的氣燄一點也不會比較弱,「不過,只有你才是殺人兇手,不是嗎?」
  兩人彼此瞪視著,一點退讓的意思都沒有。
  「老孫!沒有水果了!」雷婷的聲音忽然自屋子裡傳了出來。
  「大小姐,我馬上來啊!」老孫是一個以主子為上的好管家,立刻就回應對方。
  回頭在看看中萬鈞,希望對方能夠知進退,接著就進屋子裡去了。
  被留下的中萬鈞思考著,反正遲早總會見到雷婷的,看著被老孫關上的大門,中萬鈞也只好先行離去。
 
  一如往常的走在上學的路上,但不同的是,同校的人一直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自己走,他們也走,自己停下腳步,他們也不走,回頭一看,他們又像是怕被扁的往後縮了一步,這究竟是怎麼了?
  「你們幹嘛?」在校門口,汪大東總算受不了的發出疑問,不過問題才出口,旁邊的人就全都跑了。
  「想知道為什麼他們一直盯著你看嗎?」學習神出鬼沒的那個誰的斷腸人,緩緩的從汪大東的左邊冒了出來。「汪大東小朋友。」
  「你知道?」
  「今天,是桃子公主的拜訪日,也就是芭樂王子的開票日,這你……該不會忘記了吧?」斷腸人露出了神祕的笑容。
  「廢話!我當然知道啊。只是這跟他們窸窸窣窣有什麼關係啊?」汪大東還是不了解,該不會斷腸人根本就不知道吧?
  斷腸人還是神祕的笑了。
  「現在全校都已經知道King把唇印投給你了!」斷腸人肯定的點了點頭。
  「So……?」汪大東不知道這有什麼差別?
  「So……」斷腸人乾脆直接把投票的袋子拿給對方看。
  翻看著袋子裡面的東西,汪大東就算不想相信也得相信了,「這些……全都是投給我的唇印卡?」
  「沒錯!就因為King把唇印投給了你,大家就覺得你是King認可的人,當然支持你的學生就越來越多,哈哈哈哈……」斷腸人這下可看見了希望了!
  「你這臭小子,這招哪來的?是誰教你的呀?怎麼想的出這麼棒的催眠方法呢?啊!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我已經看到未來了!未來就是,你,這次非常有機會可以當選芭樂王子,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到廣播室裡面,然後你就可以回到十年之前,哈哈哈哈……」斷腸人愉快的笑著,一邊笑著一邊離開了。
  汪大東就這樣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走到了教室。
  地點跳躍到了終極一班,這次開票的場所就是終極一班的教室,所有人都各就各位,準備好要公佈這次的投票結果了!
  「花靈龍、花靈龍、花靈龍……」在教室外已經聚滿了人潮,大家都支援著自己喜歡的人。
  「安靜!」雷婷站到了講台上,對著全班以及門外的人說明著,「現在袋子裡面裝的就是全校同學投票的唇印卡,還有等同唇印卡的有效物,等一下開票金寶三拿出袋子裡面的東西,裘球驗票,確認是誰的得票之後,直接累計票數,當然,票數高的那一個人,就是今年的芭樂王子,開始。」
  「是,King!」
  每個人各就各位,開票活動開始了。
  金寶三從袋子裡拿出了第一張票,遞給了裘球。
  「花靈龍一票!」唱票之後,遞給了一旁的中萬鈞,中萬鈞很順手的將票給撕成兩半。
  「花靈龍一百票!」
  這次的有效物就是花靈龍上次穿的襯上,上面印滿了女孩子的唇印,但中萬鈞還是面無表情的將它撕毀了。
  「靈龍靈龍我愛你,天涯海角跟隨你!」花靈龍的應援團愉快的大喊著。
  「唉!這個啊……不用看了,連我都知道是誰,唱票吧……」金寶三自袋子裡拿出了私今,遞給了裘球。
  「……汪大東一票。」
  中萬鈞接過裘球手上的絲巾,立刻皺起眉頭,惡狠狠的撕成了兩半,還回頭看了一眼假裝沒事的雷婷。
  「汪大東……八十票……」看到這個票數連裘球都傻眼了。
  在一旁吃著蝦味先的黃菲也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汪大東。
  「做票、做票、做票……」
  不敢相信汪大東可以拿到這麼多票的人立刻大喊著。
  「汪大東一百五十票。」
  這次連一旁觀看的校長和蘇布啟都疑惑了。
  「其他高中的正妹通訊錄有辦法交換到那麼多的唇印卡嗎?」撐喫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人用這麼多的唇印卡,只為了交換到正妹的聯絡方式。
  「根據我的調查記錄,不可能啦!」愛恨很肯定的回答。
  我撕的票都還沒有到一百五十張,他那些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黃菲老師在心裡想著,不敢相信對方居然還有反擊的餘地。
  汪大東票數變多的原因,難道真的是因為我的唇印……雷婷心裡想著,不敢相信因為自己的唇印就讓汪大東的票數飆高了。
  汪大東回想著斷腸人說過的話,大家會把票投給自己的原因就是因為雷婷的一票。
  「花靈龍,我告訴你,這次比賽我會贏!」汪大東很有自信的看著花靈龍。
  「沒比到最後,我是不會認輸的!」花靈龍也不客氣的嗆聲回去。
  汪大東聽見對方的話,很有興味的揚起的嘴角。
  開票持續著,兩人的票數一直呈現你追我、我追你的追逐戰,兩者的實力旗鼓相當。
  「花靈龍一千四百九十九票!」
  「票剩下最後兩張囉!」金寶三直接將兩張票都交到裘球的手裡。
  「汪大東……一千四百九十九票。」
  「居然平手了!」撐喫不敢相信的大喊著。「怎麼辦?我好緊張啊!」
  「大家不要怕,還有最後一票!花靈龍有機會的!」愛恨鼓勵著大家。
  「花少爺、花少爺……」花靈龍的應援團到最後一刻都為自己所支持的支持者加油著。
  「先說喔……人家真的沒有要開玩笑……」裘球一臉凝重的先宣布,接著就是公布手上的票究竟是投給誰。
  「第一千五百票是……汪大東。」
  公布了結果,每個人都一臉不敢置信的彼此面面相覷,這究竟是……
  「怎麼可能?!」撐喫不敢相信的將手上的零食袋掐得緊緊的。
  「不可能、不可能……」
  花靈龍的應援團不肯相信這樣的結果!
  「安靜!」雷婷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辦法讓這個傢伙逆轉勝,「金寶三!」
  「有!」
  「袋子裡面沒有別的唇印卡了嗎?」
  金寶三很仔細的翻找了一遍袋子裡面,裡面確實已經空了,「真的沒有。」
  雷婷還是不相信的拿過來看,真的已成定局了嗎?生氣之下順手將袋子套到金寶三頭上。
  「比賽結束了,那張牌我撕掉吧!」中萬鈞看著裘球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手張的票,渾然沒有遞給自己的意思,只好自己伸手去拿。
  「欸!等一下咩!人家剛才只是說這是第一千五百張牌,又不是最後一張!」裘球的這句話又讓大家燃起了希望。
  「還有一張唇印卡?」雷婷的語氣中充滿著希望。
  「沒錯!是滴!最後一張唇印卡,就在這裡,鏘鏘鏘鏘!」手上的卡片後面,又出現了一張卡片!這才是真正的最後一張。
  「是誰投的票?」撐喫覺得自己快被嚇到心臟無力了。
  「!」那個誰忽然從裘球的右手邊冒了出來,看著最後的唇印卡說,「這張唇印卡是我投的啊!」
  「吼!那個誰你平常沒有存在感也就算了,連票也偷偷摸摸的,你看不出來現在氣氛很緊張嗎?……欸?人咧?」金寶三才抱怨個幾句,剎那間那個誰就已經不見了。
  「裘球,我這張唇印卡可是投給花少爺的哦!」轉眼間就出現在花靈龍旁邊的那個誰,一臉興意盎然的看著台上的人。
  「沒錯!花同學也是一千五百張票!」
  裘球一宣布,應援團開心的歡呼起來。想不到最後的結果居然會是如此!
  「花少爺也是芭樂王子!耶~」撐喫開心的與大家一起歡呼著。
  「耶~」
  「好,既然現在票已經開完了,我們就請黃老師來宣佈結果。」賈勇總算等到了開票結束,一本正經的要黃菲老師宣佈最後的勝出者。
  「雖然結果我不是很滿意,但是該說的還是要說,我在此正式宣佈……」黃菲老師才正要宣佈結果,就被人打斷了。
  汪大東高舉著右手,打斷了黃菲老師要說出口的話,「比賽還沒結束!」
  這麼一搗亂,讓每個人將視線落在了右手的主人身上,究竟還有什麼好沒結束的?
  「花靈龍,你到底要不要把話跟林青青說清楚?不然你乾脆一點,不要跟她見面算了。哼,算了,我想你做不到吧!不如我就幫你實現這個願望!」汪大東重新提出前一天在拍攝時所說的話題。
  「你要做什麼?」花靈龍不是聽不出對方話中的意思,但對方究竟能具體做出什麼事呢?
  「我忘了告訴你們,我還沒投票呢!」拿出了口袋放置很久的口紅以及唇印卡,一邊說著一邊擦上口紅,在「汪大東」的唇印卡上印下了自己的,「汪大東,一千五百零一票!今年唯一的芭樂王子。」
  汪大東替王菲做出了最後的宣佈,成為了今年唯一的勝利者,打敗了二連冠的花靈龍。
  每個人都不敢相信如此戲劇性的轉變,十分討厭汪大東的黃菲老師更是氣得牙癢癢的!
  為什麼?憑什麼?汪大東這傢伙根本就是耍賤招來著!每個人看著汪大東的眼神都是憤怒的!
  而汪大東本人拿著最、最後一張的唇印卡,用勝利的笑容看著花靈龍。既然對方做不到完全不見面,那就由自己來推花靈龍一把吧!
 
  選出了本屆的芭樂王子,就到了迎接桃子公主拜訪的迎接了。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芭樂高中的校門口,等待著桃子公主的蒞臨,連蘇布啟教官都一起跟來了。
  「校長,每年在等桃子公主的時候我都特別的興奮,因為我是她的Fans!」蘇布啟很開心的跟賈勇分享自己的心情。
  但是賈勇卻是一臉嫌棄的回應,「不像話!堂堂一個教官,怎麼可以說自己是學生的Fans呢?」
  話鋒一轉,賈勇偷偷的到蘇布啟的耳邊偷偷的說,「要說也只能偷偷的說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校長果然你也是!」蘇布啟開心的拿出藏在自己身後的一整疊的應援扇。「校長我分你一支!哈哈哈……我還有很多!」
  賈勇開始替蘇布啟將扇子一支一支的插在自己的口袋、領子上,一點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賈勇開心的拿著兩支扇子搧呀搧,眼睛左看右看結果與汪大東不屑的交會……一個尷尬之下就把兩支扇子交還給蘇布啟。
  「咳咳……收斂一點!你沒有看到King同學跟汪大東也跟我們一樣在等嗎?」
  「喔……咳……」斂起了笑容,蘇布啟也不禁尷尬了起來。
  「……」等著等著,雷婷越想越生氣,忽然之間就開口了,「……白目!衝動!做事不經大腦!原本我以為這三個形容詞已經足夠形容你,沒想到,今天還讓我看到另外一個,卑鄙!」
  汪大東整個被罵得莫名其妙。
  「你為什麼連平手的機會都不給靈龍?」
  這下子汪大東總算明白了,「我就是要贏啊!」
  「就算你跟他平手,你也有大功一支也可以進廣播室,你幹嘛連靈龍被青青拍照的機會都要奪走啊?根本就只想贏吧!」雷婷劈哩啪啦的講了一長串,不敢相信對方居然真的做了,把最後一次的機會奪走了!
  「對啊!我就是一定要贏!」汪大東很爽快的承認這一點。
  「早知道我就讓金寶三他們……」雷婷說到一半忽然降低了音量,「看見我穿裙子的樣子!」
  雷婷寧可讓King的形象破滅也想讓靈龍見到青青,汪大東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的有義氣!
  「我告訴你,只要我跟他們說那個唇印是因為我不想讓大家看見我穿洋裝的樣子,你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靈龍!」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但真的說出口又是另外一種傷人,「但是畢竟你出手幫了我,我不想欠你!現在,我非常後悔。」
  「喂!我告訴妳,我要贏的原因是因為……」汪大東才想做出解釋,就被打斷了。
  「桃子公主駕到!」
  「桃子、桃子、桃子……」
  雷婷根本聽也不聽就直接上前迎接桃子公主,留下還在原地發愣的汪大東。
  「歡迎、歡迎!」賈勇笑容滿面的上前與桃子公主握手。
  「Hello,賈校長、蘇教官。」桃子公主笑容可掬的向兩位打招呼。
  「Hi,桃子公主!」蘇布啟笑到連眼睛都變成彎月狀了。
  「不好意思,今年又是我當上桃子公主囉!」桃子公主在桃子女高也是蟬聯三屆的三連霸。
  「唉呀!這個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妳這個叫實至名歸啊!」賈勇校長覺得對方能夠勝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過今年貴校的芭樂王子好像換人當囉!」在一旁的林青青看到了今年與雷婷一起出席的並不是往年的那位。
  此話一出,每個人都將視線落在了汪大東的身上。
  「妳們好,我是終極一班老大汪大東。」
  「你好,跟之前花同學的型很不一樣耶!」桃子公主在腦中思考著之前花靈龍的形象,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是啊,我也搞不懂今年為什麼選個又老、又粗獷、脾氣又差的老芭樂……」賈勇在一旁說起了風涼話。
  汪大東越聽越是覺得奇檬子不爽,舉起了拳頭。
  蘇布啟和賈勇兩個人一看到緊握的拳頭立刻就閉嘴了。
  「桃子公主,歡迎妳來。」雷婷很有風度的上前與桃子公主握手。
  「謝謝妳,King!」身為高中生的桃子公主,當然也知道King的名號。
  接著,雷婷把視線落在了一旁的攝影師身上,「林青青同學。」
  「有!」
  「這給妳。」雷婷拿出了芭樂王子的宣傳短片DVD
  「謝謝……灰王妃?」林青青不明白為什麼雷婷要特別親自把這部片子交給自己。
  「這是今年芭樂王子候選人拍的宣傳短片,不過今年比較特別,講的是一個初戀的故事。」
  邊聽著雷婷的介紹,賈勇越覺得不對勁,「蛤?初戀故事?那這樣怎麼替學校宣傳啊?」
  「故事的男主角是花靈龍,女主角……現在已經不在了。」其實就在自己的眼前。
  「怎麼會這樣呢?」林青青忽然覺得這個故事十分的哀傷。
  「雖然他們兩個最後沒有在一起,但是我希望妳知道花靈龍他真的非常非常的喜歡這個女生。」靈龍非常非常的喜歡妳,「還有,也希望妳記得,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一個故事存在。」
  「嗯!灰王妃,我答應妳一定會記得,永遠不會忘記。」林青青笑著點點頭,做出了承諾。
  「謝謝。」雷婷總算是讓靈龍以另外一個形式存在青青的心底。
  「咳咳咳……King同學,有關那個短片的事啊,我覺得明天我們要好好的談一談!」賈勇十分的在意這個攸關學校招生的宣傳短片。
  但雷婷一點也不想給對方回應,套一句雷婷的話,懶得解釋!
  「呃……現在先這樣啊!桃子公主、林同學,我先帶妳們參觀一下本校,因為妳們一年沒來了嘛!我們做了很大的改變,我替你們介紹介紹,好不好?」賈勇也發現了對方不理自己,所以改向外賓們說話。
  「來來來……這邊請……」
  兩邊的隊伍就這樣向校內前進。
  而雷婷也打算跟著人群一起走,卻被汪大東叫住了。
  「等一下!」
  雖然停下了腳步,但雷婷一點都不想看到汪大東的臉。
  「廣播室密碼還沒給我啊!」瞎淌了這麼久,汪大東還沒拿到最重要的東西呢!
  「……原本我想讓靈龍親手把DVD交給她,現在因為你,已經辦不到了,還想跟我要密碼?」雷婷才懶得跟他耗,轉頭就打算離開了。
  「喂!姓雷的!」汪大東又再度叫住了對方。
  雷婷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咬牙切齒的說,「密碼,去找中萬鈞要,我不想再看見你!」
  說完,不打算給汪大東第三次機會,轉頭就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
  留下了一臉無奈的汪大東,看著她的背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