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言情小說】《曾經》第三章

    夜裡的公園,微弱的路燈照亮了夜歸行人的方向,晚餐時間裡路人大多都是拖著下班的疲憊匆匆而過,希望能盡快到家。但偏偏有人反其道而行,走一步停一步的,一副不想回家的樣子,幸好身上沒有大包小包,不然肯定被誤會成離家出走或無家可歸。
  不知過了多久,像是走累了,找了一張椅子就坐了下來,什麼也沒做,就這樣看著前方。
  問天被梅情盯著,塞了一堆東西下肚之後,就隨便找了個肚子太飽想走走理由要對方把自己丟在住家附近的路旁。
  走著走著來到了這個公園,這個公園離住的地方很近,她認得。
  從醫院出來之後就一直有種煩躁感,用手梳了梳自己沒有綁起的及腰長髮,那傢伙幹嘛沒事就把自己當小孩般揉亂我的頭髮?超沒禮貌的傢伙!
  問天想著想著,像是要洩憤般撿起一顆石頭用力的往不遠處的水池丟過去,不過力道不夠大,石子還是落在了地上,意思意思的滾了幾圈才停止。
  連石頭也在嘲笑自己太在意?!
  哼!沒禮貌的人不值得花心思太在意,花時間好好的想一想該怎麼照顧昏迷不醒的人還比較實在!
  唉!秋姊這一劫希望能度過,打從認識起,從來沒有看過她如此的虛弱,總是帶著活力與智慧,永遠都會照顧身旁的人,但自己卻照顧不好自己,希望能夠替她做些什麼,這也是自己小小的心意。
  打定主意,問天決定回家查一些資料,網路無遠弗屆,別人分享的經驗對自己照顧病人一定會有幫助的。
  才剛踏出公園門口,問天就看到一台很眼熟的車子。
  陳家偉?!
  應該……不是吧。
  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這個人,不過又想了想時間地點似乎不太可能會遇上,這種車的型號也是普遍常見的,是自己多心了吧。
  把這想法排除之後,問天用著散步的速度走回家。
  而看著對方的背影,車窗慢慢的落下。
  裡面的人正是陳家偉。
  「問小天,沒想到會再見到妳,好久不見。」
  喃喃的低語,消失在揚起的嘴角。
  過了許久,車窗再度升起,啟動的車子刻意經過某人的住家,而住家的燈已經亮起。
  夜,漫長。
 

 
  一回到家,問天就花了一個多小時整理了亂七八糟的桌面,順手清理冰箱,再洗個熱水澡,這才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腦。照顧病人嘛,回家的時間一定會被壓縮倒很少很少,一個人住當然也沒人會管你冰箱發霉還是小小生物鳩佔鵲巢,不過還是上網吸取相關知識先。
  一打開電腦,螢幕立刻跳出了今日待辦事項,今天起床時間偏晚,沒有先摸電腦,幸好也沒什麼事情要做,不過……
  「遊戲關閉的最後一天」
  終於也到了這一天啊……
  想也沒想,關掉不必要的視窗,接著就對著桌面的遊戲捷徑迅速的按了兩下左鍵。
  一登入遊戲,就看到很多的人已經在世界頻炒熱了氣氛,最後一天的最後幾小時裡,也許是始終沒離開的玩家,也許是聽聞消息回來懷舊的朋友,每個人都回到了這裡,一同見證即將變成歷史的遊戲。
 
  幻世:遊戲掰掰// 我會想念你的!
  星間飛行:幻世我記得你!之前我們PK過!
  巴比倫塔:倒數兩個小時了!!!!
  幻世:我也記得w天啊!好久的事情了XD
  K哥之王:哇賽 沒想到這遊戲活這麼久
  皮箱:再久也要結束啦
  茶几上的杯具:別說了QQ
  蓮霧籽:大家掰掰~~~~~~
  皮箱:大家要想我唷:))
 
  頻道上的文字以驚人的速度切換著,可以媲美洗頻了。
  意思意思的,當然也要跟個風。
  問天:有緣再見~~一路順風~~
  這也算是私心吧,等了那麼久卻始終沒有等到那個人,只能安慰自己有緣份會再見面的,不論是在下一個遊戲,或者是在現實生活中。
  拍下了最後一張照片留作紀念接著關掉了遊戲,PO到了FB上算是為這一份情緣做了一個不圓滿的結束。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就算自己始終不放棄的留著,但在善後時也會被趕走,是必然。
  收拾了多餘的心情,正事也該開始做了,開啟了Google搜尋,一邊拿起一旁的便條紙將該帶的、該注意的一一列了出來。
  而始終沒注意到的是,每每登入遊戲最常做的動作居然被遺忘了,一直都是灰色的Offline變成了期待已久的綠色Online,遺憾的是在這最後一天錯過了。
  錯過,但不代表結束。
  命運的齒輪依然轉動著,緣分還未滅。
 

 
  很難得的才剛上線就有人密語。
  戰神對你說:安安
  你對戰神說:安
  戰神對你說:我們打算要去破今天更新的副本
  戰神對你說:剛好-1 有興趣嗎
  你對戰神說:70等天空副本嗎 什麼時候?
  戰神對你說:就差你一個w
  你對戰神說:門口等 立馬到
  戰神對你說:OK!等你唷~
 
  每個人一輩子裡願意用多久的時間在等待呢?急躁的人連一分鐘都不想浪費,把每一分每一秒填得滿滿的,彷彿是一秒鐘可以賺進十幾萬的大人物,連喘口氣都覺得奢侈。浪漫的人願意花好幾個小時,就只為了等待曇花一現的美麗,片刻的美可以印在心底化成永恆,一剎那的感動可以持續一生。
  那一天,只記得副本沒打成,他們傻傻的等了一個多小時我才想到要通知,因為臨時接到朋友的求救電話,一起搞出了一份跟自己毫不相關的商業報告,寫完報告都已經看到日出了,隔天的課睡的一蹋糊塗。不過晚上還是原班人馬出動,沒有人不高興。
  玩個遊戲為什麼要搞到自己火大呢?明明就是個休閒卻認真了,這樣生活也太累了吧?
  這是戰神玩遊戲的原則。
 
  戰神:哇賽!你昨天都沒睡你還有精神打副本喔?
  問天:當然 區區一晚沒睡 難不倒我的(今天上課也睡飽了
  月半子:我怎麼想到了→再忙也要跟你喝一杯咖啡~
  爆爆王:我看真的要喝一杯咖啡了 問小天都快爆肝了
  心怡:這場打完就快去睡吧!再待在線上小心明天上課被釘
  問天:好啦 遵命~ ZzZzZz…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融入了他們,甚至連名字也被改了,「問小天」、「小問天」、「小天」、「阿天」、「天啊」之類的,甚至還把天字改成了兲,自己嚷嚷了老半天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不過因為打字選字太麻煩,最後還是規規矩矩的沒亂改字。
 
  問天:先打右邊那隻
  問天:攻擊強但血少
  心怡:我跟他屬性相剋QAQ
  月半子:唉呀 沒死
  心怡:你快死了 自己補
  月半子:我的專長不是補血啊啊啊……
  月半子:阿偉救命噢!
  爆爆王:怎麼每次快死的都是你
  月半子:當坦走在第一線當然會先掛掉!
  問天:阿偉是誰啊?
  爆爆王:哈哈 死胖子你把老大的本名叫出來了
  月半子:阿偉比較好打啊!取什麼戰神 聽起來太威了
  問天:哦~原來戰神叫阿偉
  爆爆王:胖子不叫胖子 不過他很胖 看到他叫他胖子就對了
  月半子:你是再繞口令嗎?我的本名可好聽了!有個月字
  心怡:心怡不叫心怡哦w只是有個心字
  問天:哇!你們都自爆了我是否也該提一下?
  問天:問天不叫問天w跟本名一點關係也沒有
  戰神:你有講跟沒講一樣……
  月半子:阿偉你終於出現了!剛剛是恍神了嗎?
  戰神:臨時跑去接電話 打完這場要出門一下
  心怡:看來是打不過了
  問天:打不過了 有事要忙就先閃吧 我也要掛著了
  月半子:主力都走了 我要去吃宵夜了
  爆爆王:還吃啊?
  月半子:永和豆漿
  月半子:要不要一起
  爆爆王:反正都散了 老地方等
  戰神:那我先閃囉 掰
  心怡:我去看書好了 晚安
  月半子:88
  爆爆王:GO~
  問天:掰掰
 
  唔……阿偉這個名字真的很菜市場,原本都忘記的事情沒想到會一一的在夢裡出現,一整個晚上就接連三個場景,是剛好聽到了「阿偉」這兩個字而勾起了埋藏在心底的回憶吧。
  是啊,只能是回憶了。
  就在昨天晚上,遊戲已經正式走入了歷史,過了十二點自己還有做過實驗登入看看,平常不到十秒就能進入的畫面,浪費了十幾分鐘依然靜止在原本的登入畫面,經過這試驗,就算不能放下也只能放下了。
  過了十二點才想起來自己居然沒有去看最後一眼那個熟悉的名字,這是遺憾的心情嗎?不過也好,再也沒有留戀下去的必要了。
  睜開眼,問天還沒有起床的打算,任由記憶回到了那最後一天,五人小隊解散的那一天……
 
  戰神對你說:啊……安安
  你對戰神說:安
  戰神對你說:我是戰神的弟弟
  戰神對你說:他特地要我上線來通知你
  你對戰神說:嗯?
  戰神對你說:他要去美國留學了
  戰神對你說:今天早上就出發了
  戰神對你說:很趕,所以吩咐我來跟你道別
  你對戰神說:……
  你對戰神說:所以他不玩了嗎
  戰神對你說:呃……
  戰神對你說:也不是啦……我不知道他還會不會上線
  你對戰神說:……
  你對戰神說:你講的很籠統耶!
  戰神對你說:就說很趕咩……
  你對戰神說:……
  戰神對你說:你不要老給我無言嘛……害我好難接
  你對戰神說:我還真的很無言
  戰神對你說:嗯……
  戰神對你說:啊!我想說一件事情
  戰神對你說:我在他的垃圾桶旁邊撿到一張紙團 上面的話妳一定很有興趣!
  你對戰神說:你這個弟弟很不可愛耶
  你對戰神說:可以不要再掉胃口了嗎?
  戰神對你說:哈哈 好啦 你等等 我用信件寄給你
  戰神對你說:等我喔!我還要排版妳才看得出來
  你對戰神說:也太麻煩了吧(暈
  沒有很久的時間,系統立刻跳出了提示。
  您收到一封戰神寄來的信。
  迅速的將游標移到了信件收件匣圖示上,打開了剛剛才收到,還熱騰騰的信件。
 
    寄件人:戰神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內容:
    說不出口的疑問 等待不到的答案
    不想到達的那天 是否能不要到來
    這樣的癡心妄想 已埋藏在心裡面
    如此地想念著你 終只能勒馬懸崖
 
  迅速的再次發送密語,但是對方已經下線了……自此,沒再出現。
 
  是啊,為什麼還要花費時間排版呢?中間那四個字代表了什麼?想問,但是已經找不到人可以問了。
  而且從那天起,其他三個人也像是約好似的,從此消失在網路的另一端。
  遺憾嗎?對,這是一種遺憾,為什麼只有自己像是被拋棄的小貓小狗,只能無助的看著眼前的人來來往往,卻始終沒有出現自己在等待的那一個有緣人。
  本來抱持著也許某人的弟弟會再次心血來潮的上線,但始終沒有遇上任何一個人。
  當年的小問天該長大了,既然命運不想讓彼此再遇上,又何必再強求呢?
  就讓這個遺憾……藏在心底吧。
 
  又靜靜的躺了十來分鐘沉澱心情,一旁的手機鬧鐘開始響徹雲霄。
  昨天設好八點的鬧鐘現在才開始響,看來今天被夢纏身,起了個大早呀。
  切掉了鬧鐘,很認命的起床,今天是照顧秋姊的第一天!
  昨天查了老半天,不外乎是帶一些生活用品,還要幫病人翻身、清潔之類的,不過想想也是,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東西。
  一切準備完畢之後,問天帶著筆電跟昨天整理好的用品,就離開了家裡。
  才剛踏出家門就發現了一台很眼熟的車子。
  陳家偉?!
  噢……應該不對,昨天晚上在公園附近也看到一台很像的車子,怎麼最近這型的車很紅嗎?怎麼走到哪都遇得到?
  不過對車子沒研究,不關我的事。
  問天回頭把門上鎖,直接從車子旁邊走過。
  「喂!」
  一看到問天從旁邊視若無睹的走過,只好下車把人叫住。
  嚇!真的是陳家偉!「……早啊,老闆。」這樣被他看著總覺得莫名的尷尬,為什麼他沒事會跑來這裡啊?
  「上車。」
  「嗄?……老闆我要先去吃早餐再繞過去醫院,沒有要進公司耶。」問天不太懂為什麼要上車,明明不順路。
  「我有說我要去公司嗎?還沒吃早餐剛好,我們一起去。」不等問天反應過來,陳家偉一把把人塞進車裡,還貼心的繫上安全帶才繞回到駕駛座。
  「早餐要吃中式還是西式?」陳家偉很平常的開口,彷彿這句話已經問過上百次了。
  「……西式。」不知道為什麼,問天覺得有種怪異的感覺。
  「醫院裡的早餐都不好吃,我們去那附近找一家早餐店吧!」他頓了一下又補充,「以後就我來接你吧,等公車太浪費時間了。」
  「嗄?!」有種狀況外的感覺,現在是演到哪一齣了?為什麼前後銜接不太上?
  「沒回應代表答應了,手機借我。」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還是把手機交給了對方。
  迅速的按了幾個號碼,並且撥出,沒有幾秒立刻就有音樂聲傳出。
  「咦?」
  問天還沒反應過來,手機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那是我的號碼,我剛剛撥出了所以我也有你的了。」他很「好心」的解釋剛剛的動作。
  所以剛剛的音樂聲就是他的手機鈴聲。
  「老闆……」
  「對了!以後不可以隨便把手機借給別人,萬一被有心人士拿到你的號碼,你被騷擾該怎麼辦?」
  「可是你也……」
  「還有啊!太陽下山後要盡快回家,就算已經到家附近了也不要逗留在外,一個女生在外面很危險的。」
  「你是不是昨天……」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電話給我,啊!你號碼要趕快存起來哦,不要到時候給我『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號碼』之類的藉口。」
  「老闆……」
  「重點就在這老闆這兩個字,怎麼你叫那條河老闆,叫我也老闆,誰知道你在叫誰,就叫我阿偉就好了,跟我念一遍,阿————
  「……阿偉。」
  「非常好。」話終於說到了句點,最後又順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
  不過這動作真的讓問天感到非常的不爽,很難得的終於有機會把話說完整。
  「可不可以不要揉我的頭,我已經二十五歲了,不是小朋友!」問天很懊惱的撇嘴,但是正在開車的人看的是前方不是自己。
  「嗯……」很難得的,阿偉安靜了三秒,這短短的三秒就讓問天覺得耳朵受到了解救,但也就三秒而已。
  「那你覺得拍肩膀跟拍手臂比較好?」
  「其實以我們的身高揉頭是比較方便,但是退而求其次拍肩膀也是可以,當然拍手臂比較適合身高相當的人,但是其實這個動作只是互相鼓勵示好的表達,如果你不喜歡肢體碰觸的話也是可以,但是我會覺得有點難過呢!」
  阿偉還嘆了一口氣表達自己的哀怨。
  「說到這個拍肩膀呢,網友們不是都喜歡用『拍拍』、『拍肩膀』來表達同情之意嗎?所以我覺得拍肩膀來示好好像不是很合理耶……」
  說著說著,阿偉又自顧自的苦惱了起來。
  「老闆……阿偉!你……你要揉頭就揉吧。」問天覺得再繼續聽他的「示好」論調,自己遲早會先發瘋。
  怎麼這個人第一印象看起來很剛正不阿,很有大老闆的架式,怎麼才隔了一晚就變天了?
  不對……好像從下班搭便車到醫院就不太一樣了,難道這才是他的本性,我被外表給騙了?
  「哦?」這下換成他訝異了,怎麼忽然就妥協了呢?「不如這樣吧,改拍頭吧!」
  說完立刻就示範性的拍了問天的頭,最後還對她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只不過問天一點也不覺得燦爛,只覺得旁邊似有烏鴉飛過……這人的外表跟本質根本不一樣啊!為什麼公司裡的人都這麼怕他?
 

 
  被送到醫院門口,陳家偉立刻就出發去公司了。
  後來的他並沒有像剛開始一樣這麼多話,但是感覺上跟他說話確實就像是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話題源源不絕,似乎怎麼說也說不完。
  也許一開始那一連串的快語只是想讓彼此的相處不要太尷尬吧。
  問天只能這樣自我解釋。
  平常日的住院病房,並沒有什麼人走動著,一個人走到了病房門口,問天沒想到秋姊的病房門居然是開的?
  「請問……」
  什麼時候病房的門會是開著的呢?例行檢查、護士換藥之類的都有可能,但沒想到問天會看到有人大白天的就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Shit……」一個穿著醫師袍,看起來像醫生的傢伙,臉上戴著口罩卻十分緊張,一聽到聲響,原本停留在點滴瓶的手因為聽到聲響而不自然的縮回,想把東西放入口袋結果卻意外掉到地上破掉,這下也沒空收拾了。
  「你幹什麼?」問天使勁的大叫,希望有其他人能聽到,跑過來湊熱鬧。
  「讓開!」對方粗嘎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上了年紀的老人。
  拿出了放在口袋的美工刀,要問天讓出可以逃出房間的門口。
  不敢輕舉妄動的問天當然也只能眼睜睜的看對方就這樣離開。
  現在的重點不是那傢伙到底是不是醫生,重點是秋姊!
  問天立刻跑到床頭按下急救鈴,並且將點滴的針頭小心翼翼的拔掉。而站到剛剛那個男人的位子時才發現,地上有著不明的液體跟容器碎片。
  「怎麼了?」護士很迅速的抵達病房。
  問天立刻將剛剛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Miss吳,把地上的液體跟點滴拿去檢驗,我先替辛小姊做檢查。」醫生簡單交代之後立刻對病人的瞳孔反應做檢測。
  護士也很迅速的處理著被交代的事情。
  問天只能站在一旁乾著急。
  很慶幸的,問天及時制止了悲劇的發生,灑落在地板上的液體是氫化鉀,中毒者在兩個小時內沒有即時得到有效治療也會死亡,不過那個人根本還沒有完成動作就被發現了。
  就在附近的謝楚河聽到消息也坐上輪椅前來關切。
  一看到認識的人,問天的擔心、害怕、恐懼、顫抖的感覺全都回籠,淚水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一滴、兩滴、三滴……拼命的往下掉。
  第一次遇到這種謀殺,一個人面對著這種情況,萬一……萬一對方得手了呢?萬一對方還想把自己滅口呢?問天覺得自己擔不起這樣的壓力,崩潰了。
  謝楚河也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只能出借自己還沒受傷的腿讓對方毫無形象的大哭。
  噢……他該不該通知好友來把她拎走?自己也該來查查是哪個環節出錯,怎麼會有人想謀殺?
  為了車禍?不太可能,酒駕傷人的官司都快搞不定了再加上一個殺人未遂,那直接判他死刑可能會覺得好過一點。
  之秋的仇人?一個作家能夠得罪什麼人?不……自己都知道她的身分不只是一個平凡的作家,認識的時候她還是個從大企業離職的有為青年,也許該從這方向去查查看。
  打定了主意,謝楚河還是拿出了手機,傳了封簡訊要好友看著辦,再傳一封要人把辛之秋的祖宗十八代給查個清楚,最後再跟律師確認了酒駕司機依然為了官司跟丟了工作一個頭兩個大,這才放下手機。
  在這期間,問天已經哭累了,乾脆抓著謝楚河的褲管、靠著輪椅睡著了。
  「剛剛應該害怕的不得了吧?」就連謝楚河聽到這消息也嚇到忘了自己腳殘,翻過身想直接衝過來,結果反而跌下床出了個大糗,原本正在報告公司進度的秘書還很大膽的笑了出來。
  再回頭看看依然臉色蒼白的之秋,謝楚河的眉頭又皺緊了。
  「睡了那麼久,是不是該醒了呢?」
  如果謝楚河此時注視的不僅僅是之秋的臉,那他就會發現,因為這句話,她的手指動了動。
  謝楚河很專注的凝視著眼前的人,畢竟自己現在動彈不得。
  陳家偉也沒讓他失望,以最短的時間出現在病房內。不過眼前的畫面似乎不怎麼賞心悅目。
  「謝——
  謝楚河一感覺到想殺人的目光,緊接而來的就是即將揚起的怒吼。
  他只得趕緊要對方禁聲,示意房內有人正在跟周公下棋。
  來人只好收回嗓音,用力的瞪視。
  「不要用那眼神殺我了,我絕對沒有越雷池一步!」謝楚河無聲的解釋,亡羊補牢猶未為晚。
  陳家偉的回應還是瞠目。
  不過手裡的動作倒是順暢,很快的就準備好一個休息的好床,這是專門給陪同家屬用的。
  謝楚河選的房間還不錯,連家屬休息的床都有。
  輕輕的抱起坐在地上的問天,再細心的放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標準的新好男人作風。
  再來就是男人的Men’s Talk了。
  不過謝楚河也不會虧待自己,指了指自己屁股下的輪椅,要對方「順手」把自己推出去。
  有人力當用直須用,何必浪費自己的體力。
  當然這也只是謝楚河的樂觀想法,剛剛那一幕肯定要被削一頓的,雖然自己很清白,但天知地知我知問天知,就這妒男不知呀!
  苦笑,這時候只能苦中作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