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言情小說】《曾經》第四章

    謝楚河跟陳家偉認識的主因也是為了網路遊戲,學生時期共同玩的一款遊戲,最後被兩人對立稱霸之後就撒手不玩了,理由是太沒挑戰性了。
  巧合的是兩人居然又在下一款遊戲裡相遇,因為彼此都用了一樣的ID,覺得不嗆兩聲渾身發癢,最後居然「相認」了。
  在遊戲裡彼此對嗆的兩人,來到了現實生活中反而相談甚歡,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家世也相當的兩方也互相熟識,後來……後來就熟透了。
  再巧一點,問天也跟兩人一起玩了同一款遊戲,甚至也彼此認識了,只不過他們還沒在現實中相識。
  那一天突然的離別也有點嚇到,早有計算的陳父陳母就怕兒子被遊戲吸引全部的注意力,乾脆先斬後奏,連同謝楚河一起打包丟到國外去,最後只能交給弟弟,要他傳訊給那時期還有在連絡的朋友,還特別註明一定要跟「問天」說清楚,畢竟那段時間就只有他還只是個「網友」。
  至於其他三個人,一個跟自己走,兩個傳個簡訊很快,然後就上飛機了。
  謝楚河這沒恆心的傢伙大學一讀完就先掰了,自己還為了表達叛逆,從商學院轉到法學院,又拖了好幾年,這才甘願的回台灣。
  回來的第一件事情當然是去找叛逃的謝楚河,至少也要坑一頓好料的,只是沒想到會聽到他說他居然遇到當時遺憾還沒認識到現實層面的夥伴,更沒想到居然成了他的員工,只是這件事情居然等到他回國才說?!這傢伙是不是故意要讓自己驚嚇的?
  後來讀了她的作品之後,發現了作者的心情是一直在等待一個人,等待一個彷彿不會再出現的人。腦中第一個想法就是自己,那年忽然的離開自己真的相當的遺憾,畢竟彼此才剛開始慢慢的熟悉。
  不過在威脅老弟要對方講出當年發生的事情之後一切確實都有了關聯,這雞婆的傢伙幹嘛去偷看我的垃圾?!該死的!就讓對方忘記這一切,現在還能笑笑的跑到對方面前說「還記得我嗎?」,越看對方的作品會覺得越尷尬,尷尬接著變成心疼,心疼之後是無限的感動,這傻孩子居然等了那麼久啊……
  要不是老弟現在遠在國外,應該拖來海扁一頓,順便丟到問天面前要他道歉才對。
  不管這麼多,反正現在問天變成他罩的,不,應該納為他的所有物,誰都不可以覬覦!
  一回來就得到謝楚河要把自己現在的事業併入謝爸的公司,還打算讓之秋接手現在的工作,自己當然要兩肋插刀,輔佐對方進入狀況,而且他也想見見這位「熟悉的陌生人」的廬山真面目。
  第一次見到他是藉由監視錄影機,也是謝楚河那傢伙找到的辦法要對方到公司來一趟才有辦法見到。
  她給他的第一印象是安靜,講的話不多,接著是依賴,一直都跟在之秋旁邊,但沒想到她是個補刀王,句句切中要害,這個發現讓他笑了。
  昨天的正式見面,沒想到居然是在電梯裡,自己緊張的根本連動都不敢動,甚至連停下來給個微笑都不敢,好不容易想到應該可以從「是不是在這裡工作?」開頭,結果脫口而出的「請問妳是來找人還是來應徵的?」讓他想打死自己。
  資料不是看過很多遍了嗎?還用錄影機偷窺別人,怎麼第一句話就變形了?又不是第一次面對女生了,丟臉啊!
  幸好最後把人帶進自己的車上獨處,這算是有躍進了吧?至少說的話也變多了。
  只可惜沒能送她回家,畢竟得先跟謝楚河討論一下公事,才剛準備要就任顧問,卻出了場車禍,把自己撞上了執行長的位子,忙啊!計畫都被打亂了,當然,這仇會報在那個不知死活的司機身上。
  談完之後本來只是想去看看問天住的地方,卻意外發現問天居然還在附近的公園繞,還能偷偷再見一面算是意外的收穫吧。
  隔天還想靠溫馨接送情的老招進駐對方的生活,為此還特地早起守在門口,畢竟之前根本沒約好,就怕不小心錯過。
  不過老天是很賞臉的,等不到半小時人就出來了,還得裝作面無表情來壓制心底的喜悅泡泡,就怕不小心揚起的嘴角破功。
  很順利的吃完早餐,回到公司才剛安排好晚上的行程,就接到謝楚河的求救簡訊。
  本來還很緊張的拼命趕到醫院,結果卻一看到兩人親密的抱在一起,他瞬間感覺內心的情感爆發,甚至感到有一條神經線開始繃緊,緊繃,甚至就快要繃裂的那一剎那……
  謝楚河害怕的高舉雙手,一臉驚悚的看著自己,而且也看清楚了他們並不是抱在一起,她只是單純的靠在輪椅上而已。
  不過這也是他頭一次意識到房內那個睡著的女孩兒居然在自己的心頭佔有一席之地,看來他得好好的思考彼此的關係該怎麼前進了。
  不過得先問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才對。
  「說吧,剛剛怎麼了?」
  謝楚河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把自己聽到的跟拼湊的說清楚,免得有人又要醋勁大發了。
  「嗯,確實那個司機應該沒空管分心來搞這一套,之秋的背景倒是得趕快查清楚,她比你我還神秘啊。」
  她也是在遊戲認識的人,當時的ID就是隊伍裡的另外一位女性玩家,「心怡」。
  「放心,我已經交代下去了。」謝楚河可是相當崇尚效率的。
  「那你……」陳家偉瞇起了眼睛,思考著是否該正面詢問。
  不用多說,謝楚河也知道他想問什麼,「我跟問天之間絕對清清白白。」末了,還覺得該補上一句,「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該相信單純的問天吧?」
  雖然我覺得你更應該相信我們十幾年的交情。當然這句話他不會白癡的說出來給一個妒男聽,見色忘友。
  陳家偉沒回話,挑了挑眉算是接受了這說法。
  「對了,你知道我們當初玩的那款遊戲昨天關閉了嗎?」謝楚河也是昨天才聽說,不過他壓根忘記帳號密碼,所以也不能做什麼。
  「當然知道,我還上去看了兩眼,某人也有上去講了一句話就閃了。」陳家偉用眼神示意那個「某人」就是問天。
  不過這也讓他明白,她真的一直都在等,等著一個不知道何時會出現的虛擬人物。
  本來還想趁著最後的時間講幾句話,誰知道對方居然丟了一句話就下線了?!不過也好,這件事情可以當成未來的茶餘飯後。未來嗎?真不好意思,居然現在就開始想了。思即此,嘴角不禁越來越上揚,形成一個漂亮的笑臉。
  「喂!」
  一個聲音把陳家偉叫回心神,他只好推推眼鏡抓抓頭,再咳兩聲恢復正常的表情。
  「不要看著我思春好不,有點不舒服。」謝楚河一臉嫌棄的看過去。
  陳家偉揚起眉頭看向他,思春?「去你的不舒服!」他作勢勒住他的脖子給他一個好看。
  兩人就這樣在病房門口打鬧著。
 

 
  不習慣早起的問天居然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醒來的時候還不知道人在哪裡。等到記憶回籠立刻緊張的跳下床,動作大到把自己絆倒,直接把背對自己,原本安安穩穩坐在輪椅上批閱公文的謝楚河往前推,幸好沒有繼續往下墜,被眼明手快的秘書一把扶住。
  「噢!」
  只不過秘書就來不及幫謝楚河煞車了,膝蓋直接與床板正面接觸,痛到扭曲了帥氣的臉龐,而手上的公文也順勢灑到了辛之秋的身上,甚至被拿來墊在公文底下的硬殼資料夾還飛越了辛之秋上方,直接勾住點滴線管,直接將辛之秋手背上的針頭硬生生的扯落,盡責的液體依然持續的從針頭流到地上,等待清潔人員收拾。
  「唔……」
  細小的呻吟聲接在謝楚河短促的悶哼聲後,要不是病房內夠安靜,真的會讓人忽略。
  「之秋?!」
  一聽到床上的人發出聲音,謝楚河也不管自己膝蓋上的疼痛,直接握住對方的手希望能感受到一點回應。
  「妳醒了嗎?」
  心之秋給予的回應是動了動手指,但之後又歸於平靜。
  「手……手指,她的手指動了!」謝楚河像是收到驚喜的小男孩,開心的笑著說出剛剛手中的動靜,然後目不轉睛的看著被握住的手,希望能再親眼看到一次,「快!快去叫醫生!」
  「我我我我我、我這就去!」秘書被突如其來的情況搞到莫名的緊張,急急忙忙把問天扶好之後就衝出房門。
  就在醫生來之前的這段短暫的時間裡,辛之秋的眼睛緩緩的張開,卻在見光的一刻又迅速的闔上,要不是謝楚河專注的看著手指,他一定會發現辛之秋的動靜。
  當然,一直在後面看著的問天看到剛剛的一剎那,忍不住露出了微笑。真是太好了,想不到自己才來半天,就可以看到秋姊清醒了。
  很快的,他就領著醫生跟護士再度出現。
  「不好意思,先讓醫生檢查。」其中一名護士很快的上前將謝楚河扶回輪椅上。
  醫生迅速的看完之後,立刻對護士交代了幾句話。
  「辛小姐已經醒了,等一下會去做更精細的檢查,你們可以先跟她說話,但別讓傷患太累了。」醫生簡單的說明接下來的行程,「待會見。」
  醫生前腳才剛走,謝楚河立刻上前又握住了辛之秋的手。
  「秋姊,想不想喝水?」問天直覺的問,畢竟之前看電視劇,不管是重病清醒還是重傷清醒,反正的一句話都是要水喝,所以秋姊應該也是會想喝水才對。
  「我來。」謝楚河接過問天手上的杯子,細心的餵辛之秋喝下,一直到對方皺起眉頭才停下動作。
  而放下水杯後,謝楚河的手又跟辛之秋的黏在一起。
  這段時間,她的眼睛一直是微張的狀態,在濃密的睫毛底下,不仔細看根本無法察覺。
  感受到了謝楚河的緊張,讓她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秋姊在笑你呢!」問天知道對方在笑什麼,也忍不住虧起前老闆。
  「之秋妳現在覺得怎樣?」一點都不想理問天,謝楚河自顧自的問著。
  「累……」緩緩的說出了一個字,語氣裡充分的表達了自己的疲憊。但是接著,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讓自己的雙眼又再張開些,模糊的人影越見清晰,看清楚了身旁有一個緊張的熟面孔,笑容又更大了。
  「累的話就閉上眼睛再多休息一下,別笑了!」謝楚河將辛之秋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等一下醫生會帶妳去檢查,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一句簡單的「一直陪著妳」觸動了問天心底的一根沉寂已久的心弦,感動的她將空間留給了眼中只有彼此的男女,拉著秘書離開了病房。
  秘書一出來就知道這一、兩個小時裡大概沒什麼事情可做,決定先行離開。
  而問天在病房附近的椅子坐下,慢慢的咀嚼自己的心情。
  原以為自己可以很灑脫的放下,但習慣了每天的想念,十年後被迫停止,卻已制止不了想動的心。心動,是早已經發生的事情。
  問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就慢慢的來吧,一天之後還有新的一天,總有一天,能夠笑著說自己已經放下了吧。
 

 
  陳家偉在接到辛之秋清醒的消息之後,也迅速的結束工作,趕到醫院。
  一進到病房就利用機會偷偷的暗示謝楚河和問天,先旁敲側擊看看,看她對於有人要殺害自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讓問天說吧,是她遇到的。謝楚河擠眉弄眼的看看問天再看看陳家偉。
  問天上!陳家偉朝問天點了點頭。
  怎麼這兩個人這時候才會同心協力,把事情推給別人?在二比一的情況下問天也只能開口了。
  「嗯……秋姊,妳……現在心情還好嗎?」問天遲疑了一下,還是先繞個彎,沒有直接切入重點。
  半座臥的辛之秋正在吃著從醫院附設餐廳買回來的鹹粥,這是經過醫生評判之後,建議食用的半流質食物。而且還叮嚀一定要小口小口慢慢的進食,目前適宜少量多餐。
  也幸好是半流質食物,左手也可以使用湯匙,不方便使用的右手就繼續休息,自己動手也是辛之秋自己的希望,她可不想昏睡了幾天之後連醒來也要當廢人。
  「不是應該先關心身體再關心心理嗎?」聽到問天的問題,差一點反應不過來。她還以為問身體感覺如何才是今天會聽到的問候語。而且剛剛這幾個傢伙在那邊眉來眼去還以為她沒看見嗎?
  「呃……」才一句話就讓問天接不下去了,求救!求救啊!問天拼命眨眼,要兩個人快接話!
  辛之秋清醒後,第一次踏進這病房的陳家偉決定先開口,「妳看起來精神還不錯啊!」
  「託福,死不了。」很緩慢的,她又喝了一口粥。望著一大碗公,她怎麼覺得吃了好久都還沒吃完?
  「呸呸呸!什麼狗屎,妳不准再說那個字,要講活著真好,越快樂越好,這樣傷才好的快!」這可踩到謝楚河的地雷了,總算找回舌頭肯開口了。
  不過這樣聊一聊,倒是給了問天一個機會可以切入,「就算她不想,也要看看別人會不會這麼想。」問天還刻意嘆了一口氣,露出了苦惱的表情。
  這句話倒是引起辛之秋的注意,「你們……遇到了什麼事情嗎?」
  問天直接把自己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辛之秋也不是笨蛋,當然知道眼前這三個傢伙講話彎來彎去的就是想套自己的話,本來就沒打算隱瞞,把話說開來讓彼此有個警覺心也好。
  辛之秋把吃不到一半的粥擱下,現在是說故事的時間,「其實……不只謀殺,可能車禍也有關係,不過要等查過之後才知道。」
  「什麼?!」謝楚河一聽到立刻發出河東獅吼,感覺到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也被震閃了一下。
  「小聲點!這裡是醫院!」陳家偉雖然也很訝異,但是比謝楚河鎮定多了。
  「完整說完好像太累了,改天寫成小說你們再去看吧,簡而言之就是因為我的背景,有人不希望我存在,就算我已經逃得遠遠的也要找出我……」辛之秋就像是在討論新作品般,講得好像不關自己的事情一樣,不過重點已經說出來了。
  「找出你,然後呢?」謝楚河急著聽下文。
  「我不是說了嗎?『不希望我存在。』」她又再度重複了一次重點。
  沒有聽錯,一個人要怎麼才會不存在?當然就是消失了,失蹤了,甚至是……死了。
  這個答案讓每個人心一沉,這不是他們希望得到的答案。
  「不管如何……」她又繼續說下去,嘴角依然上揚著,卻讓人感受到一股寒意,「他們壞了我的原則,我不會再息事寧人了。」
  「妳想做什麼?」問天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等我傷好了再說,我想吃別的東西。」辛之秋嫌棄的看著眼前的粥,好像要她在吃一口會立刻被毒死的樣子。
  「……」
  看來,他們都很不懂辛之秋這個人,不管認識了多久。
 

 
  就算行動不方便,在謝楚河的堅持下,兩人換到了同一間病房,說好聽一點,彼此互相有個照應,但其實是謝楚河不放心。
  不過這就苦了陳家偉和問天了,兩個傷患都動彈不得,當然收拾東西的責任就交給他們負責了。
  等處理完一切事宜,正想坐下來喝杯茶,又立刻被謝楚河轟出門,這人真的很會過河拆橋。
  不過這也給了陳家偉一個很好的機會,直接把人帶去吃晚餐。
  俗話說的好,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相信這個道理對女人也是一樣的,尤其又是一個對自己有著十年守候之心的女人,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
  在陳家偉的計畫裡,一開始就是先來個溫馨接送情外加早、晚餐的約會培養感情,聽其他人追女朋友的經驗,這兩招都是排行榜上有名的,相信效果不會太差。
  至於何時該表明身分,他還得好好思考思考,這件事情好像不管在哪個時間點說出口都很奇怪,弄個不好還會變成雙方尷尬、漸行漸遠的結果。
  不不不,這絕對不是他樂見的!
  等看看這一陣子的相處情形再來情境模擬好了。
  現在,晚餐時間,要增加兩人的相處時間,但又不能讓對方覺得太無趣,路邊攤跟法國料理就可以先剔除了,一個速度太快一個速度又太慢,早餐還沒這麼難想,晚餐要花的心思可就多了。
  幾家餐廳的名字在腦裡轉了幾圈,最後兩人在一間日式餐廳的包廂裡入座了,服務生只遞上了熱茶,連菜單的封面都沒見著,兩個人就這樣在小包廂裡對座著陷入一片沉默。
  「……」問天有點焦慮的一直拿著手機,想到就打開翻兩下又關閉,重複了好幾次一樣的動作,後來又發覺不太對,把手機放回包包裡,最後才決定打破沉默。
  「嗯……」好不容易發出一點聲音,但怎麼聽起來有點顫抖?
  喝了一口熱茶,問天再次重新開口,這次總算鎮定多了,「老闆……噢,阿偉才對……」忽然想起來之前說好要改的稱呼。
  陳家偉將問天所有的動作都看在眼裡,一直覺得眼前這位「同事」似乎很不習慣單獨相處,不知道是針對所有人還是對自己呢?「怎麼了?」
  「呃……」問天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口,總不好直說自己跟他不熟,一起吃飯自己不習慣,甚至覺得老是被請客會不好意思,怎麼說都有點尷尬啊!早餐自己吃不多而且能迅速解決還可以放寬心,現在把自己帶來這間「只可遠觀」的高級餐廳,怎麼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妳該不會是沒來過日本料理店吧?」看出她的欲言又止,他只好主動開口了。
  「才不是!」問天很直覺的反駁,講完立刻就後悔了,對自己的老闆這麼兇會不會被扣薪水啊?咦?不對,又不是領死薪水的上班族,而且對方都已經先開口了,多講幾句話好像也沒那麼難了,「只是……這裡好像很貴噢?」
  問天選了一個比較「含蓄」的說法,繞個九彎十八拐看能不能引導到最後讓自己也分攤一點「小零頭」,這樣才不會不好意思吃。
  看對方小心翼翼的問法,陳家偉心裡也有個底了,「那條河錢很多,報公帳就好。」
  啥?!……雖然坑前老闆的錢比較不會不好意思,但是這樣好像不太道德?不過這樣對話也算結束了,還要不要往下接話啊?吃飯時這麼安靜感覺好奇怪。
  才剛說完,就有人打破了這份寧靜。
  「不好意思,為您送餐。」
  打開了門之後,問天瞬間瞠目。
  哇嗚!生魚片、壽司、味噌湯、茶碗蒸,還有天婦羅,短短的時間裡就將空蕩蕩的餐桌堆滿華麗的食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品嘗,吃不完不知道能不能打包?
  一直到陳家偉把一樣東西放入自己的碗中,問天這才回過神。
  碗裡正躺著一塊沾著芥末的新鮮鮭魚生魚片……這倒是讓問天面露難色,不過還是很給面子的放入口中體驗嗆辣中帶著柔韌口感的新鮮。
  嗆啊!
  再度瞪大了眼,問天迅速的拿起桌上的熱茶想沖淡口中的嗆辣感,但是反而更讓自己感到不舒服。
  「咳咳……咳咳咳……」
  「妳沒事吧?」這一下倒是嚇到了陳家偉,衝上前幫對方拍著背順氣。
  「辣……」張著嘴,問天感覺到芥末的後勁還在竄流著。
  「……妳該不會不敢吃芥末吧?」想到這個可能性,陳家偉立刻暗罵自己的粗心,直接到包廂外要了一杯冰開水給問天。
  經過了這段插曲,陳家偉也不敢輕舉妄動了……本來是想示好,誰知道卻弄巧成拙,應該先去蒐集資料才對,知己也要知彼。
  「妳怕辣要直說啊,何必硬吃?」陳家偉很小聲的咕噥著,他真的很在意。
  不過再怎麼小聲,在這空間裡問天還是聽見了,忍不住揚了揚嘴角,「其實一點點芥末也可以有開胃的功能。」
  訝異的抬頭,陳家偉捕捉到那一閃而逝的笑容,她是在給我台階下嗎?
  一想到這裡,剛剛的鬱悶感立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自顧自的傻笑了起來,這是好的進展啊!
  看見對方古怪的表情,問天又開始覺得不自在了。
  也不能怪她,過去學生時代一直都是獨行俠,頂多有幾個知交好友往來,甚至到了現在,偶爾會見面的朋友也就那幾個,最常接觸的「人群」叫網友,所以根本不懂什麼交際應酬,主動交朋友就更別說了。
  「我覺得妳好沉默。」
  這是句肯定句,不過劈頭就是對人的評論,這叫人怎麼回答?
  「唉!最近有些事很想找人說,不過不知道該找誰,我可以說給妳聽嗎?」
  雖然陳家偉看起來像是在詢問問天的意見,不過就算自己沉默他也會開始自顧自的講吧,為了避免自己太沒良心,還是給予一點回應好了。
  「你說吧。」
  「我老媽最近在逼婚。」
  才講了一句話,問天就被味增湯給嗆到了……「咳咳咳咳咳……咳咳……」
  現在是什麼情形?這事情現在拿出來講很詭異耶!
  「妳是小朋友嗎?怎麼喝個湯也會嗆到啊!」陳家偉很無奈的笑了,不過手可沒閒著,抽了幾張面紙遞過去。
  「咳咳……謝謝……我沒事,你……繼續。」雖然有點疑惑這話題是不是該繼續,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其他話可以講了。
  「其實我也知道她在想什麼,三十幾歲又沒女朋友,而且還不務正業,一直不肯進自家企業,老人家總會著急的嘛!」
  這倒是引起問天的好奇了,之前有問過為什麼要到漢界來,結果這裡只是個跳板,一腳跨入祈謝的總公司,但沒想到原來他們家裡還有自家企業?
  「為什麼不肯進去?」
  她這一問,陳家偉內心更開心了,有問有答,有來有往,這才是人與人相處的模式啊!本來還以為要自言自語很久呢。「妳知道嗎?曾經我也有過作家夢。」
  問天的反應是驚訝的揚起眉毛看著他,「哦!」
  「不過被我父母抓去國外,還選了企管的課程讓我上。」陳家偉攤了攤手,小時後只能任人擺布,「不過我也是很有主見的,後來硬是考上了法學院。」
  「有Guts!」問天用空著的左手賞了個贊。
  「而且那條河剛好缺人手,我當然得兩肋插刀。」他講得自己好像古代俠士,支援兄弟圖的就是義氣兩個字!
  「那你爸的公司呢?」桌上的各樣食物掃過一輪,肚子也有些飽足感,擱下了筷子,隨意的回了一句。
  「我有沒有說過我還有個弟弟?」劍眉一揚,以問題回答問題,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問天當然懂了,「他一定很哀怨吧?」
  「誰理他。」他之前還敢亂動自己的東西,怎麼可以讓他太清閒?當然這話可不能說出來,至少在計畫好之前不宜暴露太多訊息。「吃飽了嗎?」
  見她停下筷子,也差不多該上甜點了。
  「可是還很多……」問天覺得有點浪費。
  「需要打包嗎?」陳家偉已經不自覺的在寵溺對方了,要知道到一家高級餐廳打包是多麼可笑的事情啊!至少他從來沒做過,雖然他也從來沒剩過,畢竟他也知道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很認真的思考了很久,最後還是點了頭。
  陳家偉喚來服務生交代了幾句,問天就忍不住主動開口問了。
  「你很常來這裡嗎?」
  對於她的主動,他當然是開心在心底,難得啊!「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還沒點菜,他們就可以直接送餐啊。」問天只是以自己的主觀想法覺得他是這裡的常客。
  「其實我早就訂好位了。」陳家偉很老實的說出實情,間接承認早就有預謀要一起吃飯。
  這倒是讓問天有點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不過這間店的服務生顯然都是訓練過的,在這尷尬的時間點正好送上餐後甜點。
  看到灑上彩色米的烤棉花糖,問天一下子就忘記了剛剛的尷尬氣氛,櫻花羊羹搭配熱騰騰的玄米茶,幸福感充滿了整個味蕾,太滿足了!
  看著她的吃法,陳家偉忍不住又勾起了微笑,女人真的有兩個胃,其中一個就是專門裝甜點的,於是他又特別替她帶了一份甜點,外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