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懸疑小說】《凌晨三點》作者:天無墜

 凌晨三點,逢魔時刻,天地為鏡,許下一諾,誠你所願。
 
今天是名享高中開學第一天,趁著自由時間四處亂逛的徐憐祈被刻在佈告欄後面的文字所吸引了。
「逢魔時刻?」
推了推眼鏡,沒有多想就離開了。
 

 
「欸欸欸,你有沒有聽說阿,三年級有一個學長搞大一個學姐的肚子,然後兩人先後在自己家裡自殺耶。」
徐憐祈才剛進教室就被八卦組組長的八卦流言攻擊。
「蛤?」
還搞不清楚狀況,其他人就迫不及待的發言。
「對阿對阿,我就住在那個學姐家附近,救護車跟警車的聲音聽的超清楚。」
「聽聲音有個屁用,我有個親戚住在那個學長家隔壁,他們還被警方詢問勒。」
「握曹,就你們這個八卦法,明天就會傳成警察把全校人都問了一遍吧。」
菁英學霸柳正謫聽了各路八卦之後忍不住小聲murmur,殊不知這個murmur的內容讓全部人都安靜了。
這下徐憐祈也算是有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了。
「你們認識這兩位學長姐嗎?」
……
「不認識也可以這麼八卦……」
「你們不認識,但我認識,」此話一出,全班的視線全都集中到了這個說話的女生身上。「你們說的那個學姐是我表姐……我昨天已經去上過香了……」
廖小清,書蟲一枚,有空就往圖書館跑。
很顯然的,這位天天泡書的小妞很不習慣被眾人注視,略顯不安的想偷偷跑出教室。
「嘿~?!」張開手臂立刻擋住對方的去路,手的主人是本班的過動兒,李誠。「丟下一顆炸彈就想跑?老老實實招了先。」把人直接往八卦中間點帶,這下廖小清想跑也沒轍了。
「我……我……」
「我什麼我阿,快點說下去啊!」李誠對這個八卦顯然也是有點興趣的。
「他曾經許過願望……」被兇了的廖小清真的嚇到吐出了沒頭沒尾的一句話。
「願望?」徐憐祈也被勾起了興趣。
「嗯……內容我是不清楚,大概就是和喜歡的人怎樣怎樣吧。」
「ㄘㄟˊ~還以為有什麼更八卦的,走了。」李誠一聽到這種小女生的發言立刻受不了的往教室外走。
「李誠你要去哪,等等就早自習了。」出口制止的當然是咱們的學霸柳正謫。
「關你屁事,早自習有個屁用,老子先去補個眠再說。」
說完連個屁都沒留下就跑了。
 
叮咚──
 
早自習的鐘聲一打,八卦團也自動散了,不過每個人心中都各自展開了自己的想像,然後又各自遺忘。
似乎忘了自我介紹,我,徐憐祈,今年十六歲,名享高中一年級學生,當然,如果就只是個普通高中生怎麼可能當主角呢?除非我偷塞錢給導演跟編劇……離題了,從小我就有個綽號,衰神。
很像是柯南身邊圍繞著刑事案件,也很像四月一日君尋被鬼纏,反正就是「有事情?可以問問徐憐祈啊!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的種類。
小時候在家裡還沒什麼,自從國小開始一個人上下學之後就開始發生一些怪事情。
比如說走到路邊有人叫我幫忙拿東西給誰誰誰,照著指示做了之後才發現剛剛那個不是人……
再比如說不小心跟誰相撞,不是我倒而是對方倒,倒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個扒手。
更比如說想轉頭跟後面的同學問個題目卻發現對方居然拿刀想自殘?!
好吧,我得承認也許家人沒發現,但我自己是跑去找算命仙想問問是自己命中帶衰還是魂魄不全,結果卻落得個這麼一句話,
「因果輪迴,前世今生,是命,是果,繼續走下去,你就會知道。」
靠!他媽的根本不靠譜,這麼一段不清不楚連我用膝蓋想都不懂,不對,是本來就很籠統的話來呼巄我,一百塊就這麼飛了!
世界還在轉動,時間還在流動,我依然繼續過著我的生活,就這樣吧。
故事就這麼結束了嗎?想太多了吧!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叮咚──
 
下課鐘聲一響起,很意外的,沒有人立刻包袱款款……呃不!書包款款,準備回家。每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拉長了耳朵想聽聽八卦後續。
但廖小清可一點也不覺得這八卦有什麼,東西拿著就想往外走,擋住他去路的還是那個死小孩,李誠。
「呃……同學你有事嗎?」
「沒事。」
「蛤?……那我先走了,掰掰。」一臉覺得莫名其妙的廖小清推了推眼鏡,轉身就走。既然擋住前門咱就從後門走吧,雖然多走了幾步冤枉路。
「欸欸欸?」李誠一個跨步又擋住了對方的路,「你跑這麼快幹什麼?我還沒講完呢!」
「……」
「你說你表姐許了願是吧?」
此時班上的同學一邊收著東西,一邊拉長了耳朵繼續聽,速度比平常至少慢了10倍有。
想了一下才明白對方是哪根神經接到哪根神經去了,「你不是說你沒興趣嗎?」
「唉!你怎麼記憶力這麼好?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你先告訴我他是不是在這個學校裡許的願?」
「嗄?這……他沒告訴我耶。」
「嘖!」
「李誠,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八卦組組長聞到八卦的味道,當然不能放過任何一絲八卦的機會。
「關你屁事!」
嚇!八卦組組長被兇的往後跳了一步,差點跟後面的同學一起捲成麻花。
「欸欸欸,小心一點。」那個差點被捲起來的就是衰到爆表的徐憐祈,「你兇個毛線?有問題就講出來啊,你沒聽過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嗎?……」更何況你根本不是諸葛亮。
很一般人的刻板印象,雖然還沒經歷過第一個考試,一點都不知道大家的實力,但是第一直覺就是這種天天睡覺、能翹課絕不出席的傢伙肯定是吊車尾的。
「講、講就講啊!你也在兇屁啊!」好像是第一次被女生這麼兇,李誠有一點點的尷尬跟惱羞,「喏,就我去天台的時候有兩個女的在討論什麼許願的問題,你們這群八卦團有沒有人知道除了那對學長姐,還有沒有誰出什麼事情的?」
「學長姐……」八卦組組長還真的很認真的開始想。
「你也幫幫忙,我們才來這間學校幾天,怎麼可能會清楚?」徐憐祈直覺就想嗆回去。
「徐同學,你先等等,我似乎有印象在我們還沒進來這間學校的這個暑假期間,至少有三個學長車禍,兩個學姐一起出國結果一個墜崖死亡、一個重傷昏迷不醒,還有一個學長去登山目前失蹤中。」八卦組組長一開口就是可怕的事情啊!
「握曹……」這下換徐憐祈傻眼了。
「那……那三個車禍的學長……都……」廖小清已經想到最壞的結局……
「並沒有。」
靠……
「不過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顱內出血還在危險期,一個雙腿截肢,一個重傷還毀容,現在三個都還沒出院。」
「……」全班一片靜默。
「這意思不就代表著才剛開學就有六個人……」徐憐祈算了一下,這數字可不是普通的多啊,雖然都是來自不同的意外。
「不,包含『你』那位學長姐,現在是八個人了。」李誠刻意看了一眼廖小清,這可不是他在危言聳聽。
「等等,你的意思是,他們是有關聯的被害者嗎?」柳正謫聽完了這麼一長串的廢話,得來了一個很可怕的結論。
李誠用著難得嚴肅的臉龐正視著柳正謫,「你覺得呢?」
 

 
回到家之後徐憐祈陷入了深思。
八個受害者,不同的意外,不同程度的受害,到底是為什麼?如果真的如柳正謫說的是有關聯的,那又有什麼關聯呢?跟李誠說的「願望」有關聯嗎?如果按照自己的衰人體質,那不就又有可能牽涉到另一個次元?那這樣又更複雜了,警察們有辦法查個水落石出嗎?還是又變成了懸案?
思考這些事情的徐憐祈,整夜未眠。
 
廖小清推了推有點下滑的眼鏡,很認真的翻看著眼前的資料。
半年不到的時間就出現了八個受害者,如果校方連一點警覺都沒有,那是否這其中還有什麼內幕呢?
廖小清雖然是個書呆子,但是不代表他不會思考。在他看過的小說中,不論是靈異風格、推理向等等,每件事情的發生必然有一個契機,現在就靠他來一一查找那所謂的「源頭」吧。
 
柳正謫一踏出補習班的大門,立刻給自己的父親打了通電話詢問對方在哪。接著就起身前往。
才剛開學沒有多久,並沒有同學知道其實自己的父親是學校的董事之一。
既然這間學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董事會不可能會不知道。而既然他們知道,那麼從自家父親的身上肯定可以問出些什麼。
怕只怕其中有什麼我們不能知道的事情。
 
李誠的腦中一直循環著今天在天台聽到的談話。
「嗚嗚嗚……為什麼他就這樣走了……」
「唉,這種事情誰也不能預先知道,你也別傷心了,你哭他也不能放心的離開不是嗎?」
「嗚嗚嗚……可是全校都在說他跟那個女的的事情,這樣我連去為他上香都覺得尷尬啊,嗚嗚嗚……」
李誠聽到有說話聲就坐了起來,猶豫著是否該換個地點繼續睡大頭覺,但是聽到他們說的關鍵字「上香」,思考了一下又躺回去繼續聽牆角。
「有什麼好尷尬的?你是見過家長的正牌女友,不去才會被說閒話吧!」
「嗚嗚嗚……可是……」
「有什麼好可是的,你就是太懦弱不懂得維繫關係才會讓那個女的有機可乘,天曉得她到底許了什麼鬼願望害人害己,但你還是可以去看他的,而且是必須去,抬頭挺胸的走進去!」
「嗚嗚嗚……真的嗎?……」
「騙你幹嘛?還是你也想許個什麼鬼願望?你可別亂聽謠言啊!你沒發現這次開學每個老師都印堂發黑似的,這種不科學的東西不可信。」
「嗚嗚嗚……可是……」
「欸!你又可是啥?沒什麼好可是的,聽我的就對了!」
接著又是胡亂安慰一通的話,然後就沒聽到聲音了。
剛剛聽到的關鍵字似乎是「許願」?!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那個書呆子同學的表姐也許了願……
這是一個突破口!
李誠決定去搞清楚其他幾個人是不是也許了什麼願。
 

 
一個人影站在黑暗中許久許久……
滴──
黑暗中,電子錶傳來了整點的報訊聲。
那人影彷彿就是在等待這個時機般,在機械的聲音響起的同時也開口了。
「我想要打敗那個囂張的萬年第一,」一字一句,咬著牙切著齒的說出口,「接著,就是我拿到那個第一了,哼。」
講到最後,人影忍不住笑出聲來。
黑暗中傳來的笑聲,格外的讓人心驚。
這是一個月色明亮的夜晚,但是卻始終看不清楚那站在陰影處的人影,就好像渾身潑了墨色一般的黑暗。
瞬間,笑聲嘎然而止,人影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風起,雲走。
這風格外的冰冷,在如此寂靜的時間點裡,就有如置身於太平間般。
眨眼間,倒在地上的人影消失了。
「少年呀,你的第一個願望我將為你實現,但人一生中能完成一個願望已是奢望,第二個願望……等你下輩子再許吧。」
黑暗中,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聲音輕輕的嘆息著,那聲音聽不出來是男是女,但是話中的遺憾卻讓人不寒而慄……
 

 
烈日當空,徐憐祈頂著熊貓眼一臉憔悴的走進了這個還不是很熟悉的教室。
「欸欸欸,你有沒有聽說啊?三年一班的學長壓力過大昨天跳樓了。」
說不熟悉但其實也挺熟悉的了,眼前這幕不就跟昨天的很相似嗎?八卦組組長一看到有人進教室立刻嘰哩瓜啦的轟炸,徐憐祈還在恍神根本連一個字都沒聽進去腦袋裡,果然這夜熬不得啊!
徐憐祈用力的眨了眨眼,晃了幾下腦袋把瞌睡蟲趕遠一點,這才出了聲「蛤?」
「握曹!你這是被附身了還是被鬼壓床?」八卦組組長被那聲「蛤?」給雷了一下,這定眼看見對方差點被對方給嚇到,連髒話都出來了。
徐憐祈揮了揮手,表示不想談這個。
柳正謫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了徐憐祈一眼,用著不大不小卻又能清楚聽到的音量說著,「徐同學,他們再說的是第九號受害者。」
繼三個車禍、兩個國外出事、一個山難、兩個自殺,現在又一個?
叮咚──
剛好踩著鐘聲進教室的廖小清正暗自竊喜時,眼角瞄到一堆人又是昨天的架式,不過每個人的臉色似乎都有那麼一點不好,就收斂了自己的心情小聲的問了句,「什麼情況啊?」
「欸欸欸,你有沒有聽說啊?三年一班的學長壓力過大昨天跳樓了。」八卦組組長不厭其煩的又把這一整句說了第N次。
「……這麼算起來已經有九個人出事了。」徐憐祈這才反應過來。
「我覺得這一回,校方應該不會再坐視不管了。」柳正謫雖然一樣沒有抬頭,但是鏗鏘有力的說話聲依舊落入教室裡每個同學的耳中。
「其實……」廖小清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似乎在猶豫是不是該說些什麼。
最後只看到對方拿出了一疊影印文件出來攤開到最近的一張桌子上。
隨手抓過其中一張,是報紙的影本,「小清,你發現了什麼嗎?」
「昨天出事的學長似乎不是第九個受害者……」
這一句話讓所有聽到的同學面面相覷。
而八卦組組長更是聞到了八卦的味道!「廖小……小清,可以再講清楚一點嗎?」本來還直呼姓名現在立刻改口成小清,拉近距離是挖取八卦的第一步驟!
「我昨天……」
「等等等!下課再繼續,老師來了。」八卦組組長眼尖的看見了門口邊準備踏進教室的老師,一句話就把所有人轟回自己座位,手裡更是沒閒著,一張張資料直接往自己抽屜塞。沒辦法,廖小清同學丟資料的那張桌子正好是八卦組組長的。
「起立。」班長的聲音很盡責的在老師走到講台的那一剎那迴盪在整個安靜的教室裡。
「敬禮。」
「老、師、好。」
「坐下。」
一竿子學生都在翻著課本尋找今天要上課的頁數,有些比較懶得就直接等著老師開口說數字,但今天等了許久都沒聽到聲音,這才有幾個學生抬頭,看見老師根本連課本都沒有打開的意思。
發現的同學推推沒發現的同學,沒多久窸窸窣窣的交流聲就充斥了整間教室。
這時老師終於開口了,「各位同學,學校自今日起新訂三條校規,第一,放學後請直接離開校園,不可在校內逗留。第二,課外課程一律取消,轉換教室的課程一律待在原教室不動。第三,如上廁所、到福利社、辦公室等一切需走出教室的行動請成群結伴行動。解除日期擇日通知,這張公文等等貼到佈告欄上。」最後一句,是交代班長做的。
「我覺得這一回,校方應該不會再坐視不管了。」
不斷出事的學生,不合理的校規,柳正謫的話似乎又在同學們的耳邊劃過。
看著台下同學交頭接耳,老師老神在在的翻起了被閒置已久的課本,「好了,拿出你們的國文課本翻到上次……」
「老師。」一隻高舉的手伴隨著兩個字,打斷了台上的人的話。
而這隻手的主人,是徐憐祈。
徐憐祈發現自己高舉的手已經引起對方的注意,直接就把問題丟了出去,「為什麼學校要特的新訂這三條校規?」
這個問題直接讓老師的臉僵了。
「老師。」第一個問題還沒回答,第二隻手又舉了起來,「是不是學校出什麼事了?」八卦組組長又聞到了八卦的味道,當然要趁勝追擊。
聽到這個問題,老師的臉色變了。
「老師,請問學校現在的態度是打算消極處理嗎?為什麼這三條校規看起來就是綁住學生不讓每個學生在校園四處亂竄?是不是校方已經發現了什麼?」一連三個問題,柳正謫是直接站起來以強硬的態度對衝師長。
老師的臉色只能用鐵青來形容了。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才開了口。「我知道現在有很多謠言在流傳,但我希望謠言止於智者,等到事情明朗之後一定會通知各位同學的。」
這樣的回話也僅僅只是安定人心罷了,每個人的心底都很明白這有回答跟沒回答是一樣的。
但是這樣的回答並不能讓所有人滿意。
「老師,你就透露一些資訊吧,不然我們真的沒辦法安心,昨天那個學長是在我們那個社區的,我回家還親眼看到了……」講話的是李悅惜同學,蒼白的臉龐似乎透映著昨晚看見現場時的驚恐。
「老師,校方再不說點什麼或做點什麼,我都不大敢來上課了。」呂小小同學抓了抓自己的短髮,直接表達出眾位同學的心聲。
「老師……」
「老師……」
「老師……」
「老師……」
「老師……」
「老師……」
一個又一個同學、一句又一句的話語,台上的老師已經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
頂著鐵青到最後已經變黑的臉色,丟下了一句「你們先自習!」就直接走出教室。就不知道他是就這樣跑了,還是去把同學們的心聲轉告給學校知道。
 
「欸?怎麼這時間點你們還這麼吵?我看隔壁在打坐耶。」李誠一派悠閒的晃著自己空蕩蕩的書包踏進教室,「老頭子怎麼還沒上課啊?」他本來還想說要跟她抬槓兩句的。
「打坐?」
徐憐祈被對方的話勾起了興趣,不過有人已經先行動了。
才剛想去教室門口探頭看看隔壁的情況,沒想到看到八卦組組長帶著一群組員已經卡好位子看了一眼。
「怎樣?很搞笑吧。」李誠挑了挑眉,顯然覺得隔壁班的行為頗為有趣。
「我記得他們班這節課是鄉土文化……好吧,念那些經文也算一種文化吧。」八卦組組長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聳肩,攤手。
「蛤?經文……」徐憐祈的興趣直接被這兩個字抹煞。
「欸欸欸,反正老師都跑了,小清你剛剛的話才說到一半呢!」徐憐祈還惦記著這件事情,正好現在老師跑了,課也不用上了,那乾脆就繼續八吧。
「你們先看看剛剛那些資料吧……咦?資料呢?」小清一聽到自己被點名,立刻往自己的書包裡找資料,他壓根忘記了資料早就拿出來了。
「嗯……這應該不是最近的報導吧?」動作迅速的八卦組組長轉眼間已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剛剛「暗藏」起來的資料又拿了出來,一整疊擺在桌上還滿有份量的。
「嗯,我把建校以來能找到的資料都看了一遍,比較舊的都是些報紙跟刊物上的訊息,後面這裡有些是網路上擷取的。」廖小清簡單的介紹了這些資料的來歷,順手做了簡單的分類,「這些都是跟這間學校有關的……意外或是死亡資料。」
最後一句話讓所有人愕然。
廖小清又從分類過後的資料裡拿出了一小疊,「這裡是些鄉民提供的資料,可信度比較低,但其他報紙、網路新聞上的消息就……」
沒有說出口的話大家都懂,雖然說記者愛捕風捉影,筆上生花,但是其真實性是非常高的,無風不起浪,沒有的事情記者又該怎麼寫呢?
但是眼前這麼多的資料,讓人不禁懷疑這間學校到現在還屹立不搖是不是其背後有更大、更可怕的陰謀。
「咳咳……」一個輕咳聲,讓全班的注意力放到了柳正謫的身上,「現在來說說我這邊的訊息。根據剛剛老師的態度看來,學校並不是沒有動作,只是學校並不是單純只由校長一個人負責的,他上頭還有更高層,所以剛剛確實不可能再從老師身上挖到些什麼消息來。」
這一點其實每個人都還滿清楚的,不過每個人看向柳正謫同學的眼光都有些複雜,剛剛最咄咄逼人的不就是他嗎?
「再來是那三條校規,我只是說出我的看法而非其他因素。這三條校規很明顯的就是要限制我們在學校裡頭的行動,這有三種可能性。第一,兇手潛藏在校園裡。第不過這當然不可能,近期的這幾位受害者裡出事的地點過廣,所以建議排除。第二,進入這間學校的某個範圍裡就會出事。有點玄,但是我們先不管這些,看看出事的學生基本上都是高年級,已經把整座校園都逛遍的機率絕對是最高的。當然這其中也是有些問題的,像是有些社團會先帶著新生逛遍整個校區,所以就產生了第三種可能。」
本來聽他分析聽到快睡著的同學總算等到重點了,立刻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
「許願。」
低沉的嗓音帶著刻意壓低聲音的沙啞搶在柳正謫出聲前劃破短暫的寧靜。
「我昨天去拜訪了學生們的家長,他們都曾經許過願。」
唰──
全班轉向聲音的來源,李誠難得嚴肅的說著,「本來他們都沒什麼印象了,不過聊了很久之後有些人想起來了,有些人我請他們讓我看了他們的日記,在裡面看到了些蛛絲馬跡。不過有些人我也沒找到什麼,至於廖小清你表姐家我就沒去了。」畢竟早就聽說他許願的事情了。
「嗯……原本我要說可能是要有條件性的在哪裡完成某件事情,看樣子可以縮小範圍了。」柳正謫聽了李誠的話語之後又組織了一下,「最後一種可能性,在校園裡的某個地方,許下願望。」
柳正謫的話一落下,聽見的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沒道理啊!這種神神怪怪的事情總會有個源頭吧?總不可能憑空就有人完成這種條件。」林語桐對於這種神神怪怪的事情一向反感。
「林語桐班長,我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請不要太鑽牛角尖了,這種事情應該留給校方來做。」柳正謫對於班長的問題並不打算深入。
「也可能是警方或是……嗯。」李誠這又恢復了平常痞痞的態度,最後刻意比了個劍指在空中揮了揮,每個人都懂了他的意思。
「那麼……那個地方在哪裡呢?」徐憐祈問到了事情的重點。
「李誠,你不是看過些日記嗎,裡面有沒有寫?」八卦組組長也是很會抓重點的。
「你問到重點了。」李誠拿起了那個空空的書包,硬是從裡面變出了三個小本子交給對方,「我根本沒看仔細,你們自己找比較快。」
八卦組組長跟自己的組員交換了個眼神,他居然借出來了?可是就這樣窺探他人隱私好嗎?更何況還不知道是哪個人的,萬一是遺物怎麼辦?……
「早點把事情查清楚也算是給家長一個交代。」李誠看到他們不對勁的眼神,彷彿知道了什麼般又多說了句,「八同學,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八同學?!
這應該是……在叫八卦組組長吧?
靠……
「這位同學!我不姓八,雖然我都說我是八卦組組長,但你聽過誰名字真的叫八卦的嗎?我叫……」八卦組組長忿忿然的一把抓過李誠手上的三個本子,並且大聲的喊出自己的名字「李、岱、琊!」
噗──
原本還很緊張的氣氛立刻煙消雲散,每個人都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八卦組組長的本名可真難聽,以後還是叫八卦組組長就好了吧。你大爺的,怪不得這麼Man
 

 
自從那個莫名其妙的三條校規頒布之後,班上就很有正義感的組成各小隊。
第一組是從過去的事情開始查起,廖小清的資料給了很大的幫助,所以由他帶頭領了一些人繼續追蹤。
第二組是八卦組組長帶領著自家組員,追查比較可疑的區域,方便繼續往下查。
第三組則是整合組別,柳正謫非常有自信的自薦帶領,將來自四面八方的消息消化,最重要的是,聯繫其他班級!相信其他班級也是炸開了鍋,或許可以從其他人的口中得到更多消息,或者也有人願意加入這個由一年五班組成的自救隊伍裡。
第四組……不應該說這是一個組,因為基本上這就是一個不想淌渾水,或者是內心無比害怕、身體或心理都無法承受的人。但到底他們也是同一個班上的人,總不可能真丟下他們,所以他們就變成了另類的存在,一方面是最遵守校規的乖學生,但是在另一方面也不斷的掩飾著同學的行為。當然,領導者就是最鐵齒的班長,林語桐。
不過全班還有一個人並沒有進入這四個組別,因為自從八卦組組長很驕傲的大聲講出自己的名字之後,無止盡的笑聲就從李誠的嘴裡溢出。
「我覺得我短時間內無法面對你了,哈哈哈哈哈哈……」李誠邊講還邊搖頭的往教室外走,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不過平常他就是這副樣子,要來就來,想走就走,所以也沒人多說什麼。
怪就怪在這個第二節上課鐘聲已經響了很久,但是卻沒有老師進來。
八卦組組長發覺不對,立刻拉著兩個組員又蹭到隔壁班探探情況去了。
班長這時候當然是要做好自己的責任,找了旁邊的兩個同學,跟上八卦組組長的後腳出教室去辦公室找老師了。
徐憐祈一看有空檔,立刻蹭過去廖小清旁邊想先把剛剛的資料看過。沒錯,他被分配到了第一組。
「嗯……這堆資料如果真的要往下繼續探查的應該也只是無疾而終吧……」看著上面的年份,徐憐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所以你沒看到我們這組沒什麼人嗎。」廖小清也很了解,不過這也是一條線索,他本來就想自己默默的查,倒是沒想到班上能人輩出,搞出這麼大的組織架構。
「呵、呵,你講的真客氣,三個人確實不多。」
徐憐祈看了一眼桌上的名條,這是他們這一組的所有組員名單,上面就三個名字,廖小清、徐憐祈、李悅惜。
「欸,這個李悅惜同學是不是剛剛跟老師講得快哭出來的那個啊?」其實徐憐祈對班上同學還不甚熟悉,所以才會想問得更清楚一點。
「對,就是他。不過你為什麼會想加入這個組別呢?」廖小清從剛剛收到名單的時候就想問了。
「找點事情做唄,整天坐在位子上不是我的個性。」徐憐祈知道他是什麼意思,看看龐大的第五組正襟危坐的待在位子上做自己的位子,是沒什麼不好,但就不適合他。
更何況,說不定要他在那邊待著待著,出事的就變成第五組那可就糟了。
「嗯……其實以前在國中的時候就聽過你的名字很多次了。」
這句話讓徐憐祈訝異了一下,「你跟我同國中?」
廖小清點點頭,「我們老師挺八卦的,偶爾會提到有個學生不是見義勇為被獎賞,就是請了事假要收驚辦法會,對了!我還記得有一個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位同學下課回家的路上看到一隻狗很可愛,摸了兩下結果發現他身體坐下的地方有一截被咬的面目全非的手指,報案之後順帶破獲一樁殺人案,這是真的嗎?」
徐憐祈嘴角抽了兩下,「想不到你也挺八卦的……」
廖小清回以微笑,並沒有回答。
「我們這也算是有緣分吧,我想找個閒缺就來你這了。」徐憐祈這算是慢了好幾拍才回應廖小清的問題,「你好不好奇這位李同學為什麼要進入這個組啊?」
徐憐祈手上的資料並沒有放下,空著的手又拿起了那份名單,在他的笑容裡廖小清會意了,同一個組別嘛,多多互動總是沒錯的。
兩個人直接走向在最角落看起來正在神遊的李悅惜同學。
「你好,我是徐憐祈,這位是廖小清,我們在同一組裡,想說來交流下。」
「嗄!你們好……我是李悅惜。」很正常的反應,一個忽然間回神的迷濛卻立刻又發現了是什麼情況的反應。
「我可以叫你小惜嗎?聽起來親切點。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小七,小清就……小清吧。」徐憐祈倒是很懂得怎麼拉近距離。
李悅惜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啊!叫我小悅吧,之前同學都這麼叫的。」
「嗯……小悅,好!」徐憐祈對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人家都說笑容最容易讓人放下戒備了,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笑就對了!
「這個是我找的資料,先一起看看吧,有問題可以順便討論。」廖小清總算拿出了一點點組長的感覺。
李悅惜還沒翻看手上的資料,徐憐祈立刻好奇的先說了一句,「在開始之前,先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加入這個組別吧。」
李悅惜對於這個問題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一直看著徐憐祈。
莫名其妙被人一直盯著其實並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雖然對方不是在打量自己,但是徐憐祈還是被看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看了許久許久,連廖小清都發覺有點不太對勁時才聽到對方說了一句,「因為你。」
「……」
握曹,這是什麼神展開?這不是GL劇情吧?這麼曖昧的話從一個半生不熟的人口中說出來很可怕之不知道?!
徐憐祈的內心是崩潰的。
而廖小清也是一臉怔愕。「你們之前認識?」
「不認識。」這是徐憐祈的回答。
「他很有名。」
好吧,李悅惜一句話就讓徐憐祈跟廖小清都接受了這個答案,不過下面的一句話又讓人一頭霧水了。
「而且那些事情都不是你願意的。」
「蛤?」
徐憐祈不懂對方說這話的意思,那就更不用說廖小清了。不過他們都有一個感覺,這人說話怎麼繞來繞去的?跟剛剛一臉慘白的要老師說清楚的那副架勢完全不一樣……
而在此時,八卦組組長他們剛好踏進了教室跟大家報告情況。
他們去了附近的幾個班級,基本上都是一年級的新班,每個班級老師都沒出現,被他們一講也立刻派了同學去辦公室,不過等了很久都沒看到他們回來。
當然他們也有說明了自己班級發起的行動,但是並沒有人願意響應。
「也許是因為才剛進學校吧,不然問一些高年級生說不定會有人願意。」柳正謫本來就想從高年級下手,一年級的新生能得到的資訊本就不多,手頭上有的大概也跟自己班級上的狀況差不多。
也許趁現在這個時間先去探探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要不我先找幾個人一起去高年級那邊?」
「先等等,我看到班長回來了!」有一位坐在靠窗邊的同學看到林語桐等人的身影立刻通知道。
眾人看著林語桐走進教室,滿臉的凝重,氣氛也跟著壓抑了起來。
剛剛林語桐帶著兩位同學想到辦公室去時,卻看到有好多警察帶走了一些老師。沒有看到傳說中的手銬,但是他們確實看著他們上了警車離開了學校。
重點是這其中,還有校長、主任,一些比較高層的人也跟在警車後面走了。
「剩下的全部人都在開會討論,我看不是整天自習就是會提早放人,你有什麼想法嗎?」說起來這也算是林語桐第一次徵詢柳正謫的意見,天曉得為什麼他倆一直沒有機會和平相處。
「看樣子他們也是泥菩薩過江,沒空管我們了。」柳正謫從書包夾層中抽出自己的手機,檢查了下,「我先去探探三年級那邊的狀況,學校網路沒切斷,我手機帶著,有任何問題再聯絡。」
「我們這邊也想趁這空檔去一趟圖書館。」李悅惜趁這個機會也預告了等一下的行動。
不過這一出口讓旁邊的兩個人都有點驚訝,畢竟他們並沒有討論過這回事,怎麼他就直接自己下決定了?
當然他們沒有表現出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我的組員們自覺一點啊!早上的日記看完沒?」八卦組組長的話一出,一小群人開始動作。
「你們去吧,我替你們Cover。」林語桐看了一眼其他人,既然已經接受這樣的安排,他就會做好自己份內的事。
「好,走了。」
柳正謫帶著兩個自己組別內的同學,朝著高年級的教室區走去。
廖小清也帶著徐憐祈、李悅惜,還有那一疊資料跟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離開了教室。
故事,才正要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