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4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言情小說】《曾經》第六章

   陳家偉這陣子真的覺得被衰神附身,整個過年假期除了除夕夜跟初一可以悠悠哉哉的在家裡跟老爸老媽抬槓,順便跟久未見面的老弟比賽速度,把單機遊戲破關,剩下的時間裡全被郝心給纏上身。
  她是沒其他事情要忙了嗎?怎麼不管是去個便利商店買飲料、去超市買菜、甚至是去拜訪客戶也可以「巧遇」……這傢伙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不過陳母早就已經把她當天聽到的話轉述了,旁邊還有一個管家替她一起記,兩個人四隻耳朵聽的話總不能不相信,還想說為什麼自己這些年來都沒遇上什麼好的交往對象,原來是背後還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控啊!
  不過也多虧了這隻手,不然那時知道問天的存在可能就沒有後來的心動了。
  漫長的等待,藉由一字一句的思念之情,一點一滴的滲入心底,動心,就再重逢的那一刻。
  想到這裡,陳家偉忽然有點想念之前跟問天一起生活的日子,前陣子是為了公事過於忙碌,而這陣子是為了那個纏人精過於煩躁,自己是不是該主動些了呢?
  拿起了手機想說打電話給問天,在通訊錄裡找了老半天才發現他們壓根沒交換過手機號碼!同居的日子裡去到哪都能很快的找到她,之前出差也是快去快回,根本用不到電話連絡也就忘了這回事了。
  乾脆直接打給那條河要電話好了。
  「唷!老兄你居然會想到要來跟我拜年啊?」才撥出沒多久,謝楚河一接起來就是先虧他幾句。
  「是啊,恭喜發財,把問天的手機號碼拿來。」根本不想跟他抬槓,陳家偉直接挑明了打這通電話的原因。
  「嘖嘖,重色輕友的傢伙,等等傳簡訊給你啦。」
  「好,先這樣。」
  「欸欸欸欸欸……!」聽到對方急著要掛電話,謝楚河連忙叫住他。
  「還有事?」
  「這消息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今天之秋一早收私訊有聽說她今天要出國,你現在打可能不會通。」
  「出國?」
  「我叫之秋跟你講好了。」
  「不是講的很清楚了嗎?人出國了,你最近不是住她那嗎,怎麼會不知道這消息?」辛之秋一接過電話就劈哩啪啦的講了一長串。
  「她沒說。」
  「嗯?……」這倒是讓之秋很疑惑。
  「怎麼了嗎?」
  「她之前出國都會跟我分享她想去哪裡走走、要買什麼,我還以為這次是因為都跟你說了才會在前一天才留言給我。」
  「……她什麼都沒說。」
  「嗯……那我留言問問她好了,有事再連絡。」
  「嗯。」
  兩方都抱持著疑惑掛掉電話,沒多久謝楚河就依約把問天的電話號碼傳訊過來。
  依然試著打過去,但結論是關機中。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是家庭旅遊?是臨時起意?還是抽獎中獎?……
  想了一大串越來越瞎的可能性,陳家偉搖了搖頭,一個內向的女生能夠踏出自己的生活圈,到外縣市去觀光已經很難得了,更何況是出國?
  不再多想,他覺得應該先回去看看,要是真的情況不對勁,還可以跟謝楚河、辛之秋就近討論。
  準備下樓跟爸媽說一聲,但沒想到的是居然又是那個煞星?!見鬼了最近為什麼一直纏著自己?
  「阿偉,我正好想找你一起去吃午餐呢!」郝心一看到心上人,立刻又黏了上去。
  一瞬間,陳家偉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臉色又更加陰鬱了。
  等等……媽有說過她為了清空自己旁邊的女人,費了不少功夫,會不會這次也是她搞的鬼?
  「哼!妳來倒是讓我想到一件事,不知道妳認不認識問天?」一點都不想浪費時間,人既然來了就直接問吧。
  「問天?什麼怪名字?我才不認識叫什麼問天的男人呢!」就怕心上人誤會自己心裡有別的男人,立刻假裝不悅的嘟起嘴巴。而內心想的是希望這小動作會引起他的反應。
  男人?難道不是她的緣故?「沒事,只是最近在看她的書。」
  「唉呀!看什麼書嘛,你陪陪人家去逛逛嘛!我知道最近有一間新開的法國餐廳很受歡迎,想找你一起去。」郝心依然是用同樣的伎倆,將胸部往他的手臂蹭。
  不過陳家偉一點都沒有心動的感覺,反而覺得兩顆水球在皮膚上搓的感覺讓自己有點想吐。
  「今天沒空,家裡有煮了。」
  「那等我們吃飽了再一起出門逛逛街嘛!」蹭啊蹭,怎麼都沒反應呢?
  「下午我們有家庭聚會,不方便。」見招拆招,看她要怎麼繼續下去。
  「那明天……」
  「約了老朋友。」
  「後天……」
  「同學聚餐。」
  「再不然大後天嘛……」
  「公司開工了。」
  「不然你說到底什麼時候有空?」問了那麼久都被駁回,她也惱了。
  「對妳……」陳家偉這回才總算正視她,不過依然傷眼,「永、遠、沒、空!」一字一句講得鏗鏘有力,就怕對方沒聽清楚。
  「你……」沒想到會聽到這麼直接的回答,郝心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如果沒事的話,不送了。」陳家偉直接下了逐客令。
  郝心當然也不會不要臉的繼續待下去,「哼!」的一聲直接拿著包包走人。
  不過他相信她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的,尤其是知道她的所作所為之後,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會做得出來的事情,他應該得先解決這個麻煩,免得她發現問天的存在又故技重施。
  既然不能讓問天曝光,那他得先繼續待在台北,待會叫那條河找人先去看看好了。幸好現在網路很發達,等等上線討論還可以省下電話費。
  「阿偉啊……你……沒事吧?」陳母一發現人走了,這才趕快出來看看自己的兒子有沒有被剝了一層皮。
  「媽……」一看到母親躲郝家人躲成這樣,看來大概也知道她對他們沒什麼好感了,「你知道她想當你媳婦嗎?」
  「什麼?!」陳母直接刷白一張臉,「那那那那……那你的意思呢?」
  看母親的反應,想必是當初郝母要兩人「培養感情」的這回事也只是虛以委蛇,甚至根本沒聽進去只想趕快溜了。
  「妳覺得妳兒子有這麼沒眼光嗎?」
  「……其實人家郝心也不是沒優點……」陳母自己都有點講不下去了。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跟爸也不喜歡他們家,知道你們的想法,應該會放手任我去做,對吧?」陳家偉雖然說是問了問句,但語氣中的堅毅可不容聽到拒絕的回答。
  「……假如有個媳婦兒,又怎能跟他們結親呢?」陳母只是不願與人撕破臉,但不是沒大腦的。
  薑還是老得辣。
  「我已經有人選了,你們會喜歡的。」陳家偉一想到問天就覺得她的個性根本就像是自己母親的翻版,息事寧人、不願與世相爭。
  「下回郝家人再來別讓他們進門。」他對管家吩咐道。
  管家伯伯收到這個命令立刻眉開眼笑的點頭答應。
  看樣子這家人真的很討人厭啊……
 

 
  「什麼?!那間房子的房東現在是妳?」
  正在跟謝楚河、辛之秋語音的陳家偉,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傻眼。
  「我之前說的鬧鬼可不是假的,你這段時間有遇到什麼嗎?」辛之秋抱持著八卦的心情詢問。
  「去你的,原本我還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現在我覺得那個鬼地方每個角落都涼颼颼的,我還以為是房子太老舊!」
  「我之前早就問過你了,是你自己要住的。」辛之秋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那你們有找人去探過了嗎?」
  「我叫我弟跑了一趟,確實沒人在家。」謝楚河總算有機會發言了。「不過倒是找到一張貼在門上的紙條……」
  「少弔胃口了,快講!」
  「她上面寫說……等你要離開的時候順便跟房東說要退租……」
  「退租?!」陳家偉喊到都破音了。
  「……我覺得她連我是房東都還不知道,不然應該會直接跟我說。」辛之秋一直以來都沒有對問天說明這件事情,反正也不影響。
  「老實說,我這裡有一個人……」陳家偉乾脆把郝心的事情說了出來,之前探口風的事情也說了。
  「媽呀!哪來城府這麼深的心機女?」謝楚河的語氣飽含了同情。
  「等等,你只用『問天』兩個字問的?」辛之秋倒是有別的看法。
  「問天不就叫問天,不問『問天』還要問什麼?」問來問去,陳家偉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了。
  「你是笨蛋啊?問天有本名的!」
  一句話讓陳家偉瞬間清醒!
  認識的這段期間,不管是在家裡、在公司,每個人包括自己都是叫她問天,壓根不知道她的本名啊……
  「你……該不會不知道她的本名吧?」辛之秋有點不敢相信。
  「……」猜的真準。
  「之秋,妳別虧他了,就連我都不記得了。」謝楚河也有點汗顏。
  「……老實說我也忘了……」
  「喂!」
  「喂!」
  辛之秋的一句話讓兩個人同時翻了白眼,虧她還是全公司跟問天最要好的人,居然連她也忘了。
  「喂什麼喂?好歹我還有記錄下來,我找找……」
  「也對,不知情的人本來就會以為『問天』是個男的,看讀者寄來的信就可以知道了。」謝楚河現在想想也覺得有道理。
  「不過那女人如果要找她,為什麼會不知道她叫『問天』?」陳家偉還是不太明白。
  「九成九是找了徵信社,然後只看了基本資料就把整疊文件丟了。」辛之秋比較冷靜的分析這個答案。
  「果然還是女人了解女人,名字呢?」陳家偉還沒忘記要她做的事。
  「找到了啦,張惜煦。」
  「嗄?張兮兮?……」謝楚河不太相信的反問。
  「你耳朵有問題啊?這樣寫啦!你看……」辛之秋人就在謝楚河旁邊,要看什麼東西都很方便,不過陳家偉還是搞不清楚。
  「可不可以直接打字給我?」
  「噢噢,抱歉……」辛之秋遲了一會兒才傳來「張惜煦」三個字,畢竟她現在只有一隻手能動用。
  「不過你動作也太慢了吧?你都跑去她家住了還沒拐到手嗎?」秉持著「討論」的精神,辛之秋又繼續開了下一個話題。
  「哇賽,妳是迫不及待要把人清倉了嗎?」謝楚河比陳家偉更快的反問。
  「少在那邊,我是為了她好。」
  「我是怕她嚇跑……」陳家偉為自己辯駁。
  「……你把自己的身分告訴她了嗎?」這句話是謝楚河問的,畢竟問天是問天也是他透露的。
  「呃……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啥?你還沒講?以我對她的了解,我敢向你保證你如果說你是戰神她一定、立刻、馬上……哭給你看。」
  「……嗄?」我要她哭幹嘛?
  「我還沒說完啦!哭完之後就會對你產生其他興趣,這時候你在說一句『我們在一起吧!』她一定點頭。」不過可能要過一段日子,畢竟她有點害羞。辛之秋保留了一句話沒說出口,反正只是早晚的事。
  「我找不到機會……」
  「兄弟,你實在太令我失望了,找不到機會就要製造機會,要不然講出來讓我們替你出餿……好主意啊!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看看剛剛那個徵信社問題不就是因為拿出來討論才知道的?」謝楚河立刻就用剛剛的事情來舉例。
  「好吧,你們現在知道了。」
  「現在人都不見了你才想到要找我們,應該先找人吧?」謝楚河還沒忘記主角已經跑出國了……不,這件事情還沒證實,先用「失蹤」來形容好了。
  「我得先把郝心的事情解決,你們有辦法幫什麼忙嗎?」事有輕重緩急,如果不先把郝心解決,這種事情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甚至會有生命安全的疑慮。
  「你要我們這兩個傷患上哪去?不過打幾通電話要人幫忙查一查去向倒是做得到,等等我先叫秘書去查她的出入境資料吧。」
  「謝了。」
  「我去問問她其他合作公司好了。」
  「咦?其他合作公司?」
  「阿偉,你真的很不關心問天耶,這樣我幫你感覺像是在害她。」
  「……」陳家偉無法反駁辛之秋的話。「我覺得我應該先去找徵信社查一下她的過去。」
  「免了,我等等把她的資料傳給你。」
  「妳連這個都有?該不會也有我的、阿偉的、公司同事的、還是妳全世界的都有?」謝楚河覺得自己好像也不太認識她。
  「呵、呵,很好笑,你說呢?」辛之秋沒有給他正面的回答,其實真正神祕的人是她,不過現在還不是把自己的底牌曝光的時候。
  「不過你確定你要用之秋的方法嗎?」
  「什麼方法?」話題忽然轉彎,陳家偉有點接不上。
  「就是直接跟她說明白自己是誰。」謝楚河還沒忘記這個話題還沒結束。
  「要直接說?」陳家偉顯得有些為難。
  「要不我還有妙招,不過成不成功需要很多的因素……」辛之秋慢慢的把自己想出來的計畫說給兩個人聽。
  整個大半夜裡,他們就針對這個計畫不斷的做討論,分配好各自的工作這才結束通話。
  不過這時候的他們並不知道,他們要耗費多少心力才能讓這個計畫收網,想要有成功的結果,是要靠時間去積累而成的。
 

 
  時隔數日,陳家偉這才想起來還有郝心的事情該先解決。要不是收到了謝楚河那邊的資訊,他大概會一直等到她又找上自己才會想起來。
  也不能怪他忘了這回事,這一陣子他為了之前討論的「追妻計畫」忙得天昏地暗,甚至連公司開工也差點忘了。
  不過也不只他一個人忙,連謝楚河和辛之秋這兩個傷殘人士也耗費了不少心力,連帶也苦了漢界出版社的員工們,畢竟若真有外勤,總不能讓他們拖著石膏往外跑吧。
  今天的天氣算是很不錯,太陽高掛氣溫也跟著飆升,有著不屬於即將入春的溫暖氣息。當然,這跟郝心一點關係也沒有,她給陳家偉的感覺就是不管一年四季,就是要露大腿及事業線,若真要再熱一點,可能連肚臍眼也出來見人了。
  約她見面也不過就是為了把話挑明,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所以刻意挑了間便利商店,座位都是面對落地窗,也省去了面對面的傷眼。
  果不其然,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穿著身V小背心外加超短熱褲的女人,扭腰擺臀的朝這家便利商店走進。
  陳家偉再一次慶幸自己挑了個好地點。
  「阿偉!」
  失算啊!這樣隔壁的座位反而更加方便她手來腳來。
  郝心一走進他,立刻就把椅子挪近,進而纏上了他的手臂,好像完全沒發現對方鐵青著一張臉。
  「咳咳,我幫你買了一杯咖啡。」陳家偉很用力的才把人扒開,然後再把桌上其中一杯咖啡塞進對方的手裡。
  「已經先買好了呀?你好貼心唷!」嗲聲嗲氣的郝心,這回倒是沒有硬要繼續纏,不過手倒是不害臊的直往陳家偉的大腿摸。
  「……」陳家偉瞬間打了個冷顫。
  耐下性子,撥開了對方的手,陳家偉決定開門見山的說,「我今天約妳來是想問清楚……」
  「唉呀!人家覺得這裡不好聊天啦,我知道一間旅館,那裡的裝潢超漂亮的,我很想再去……我很想去看看。」郝心驚覺自己差一點失言,不過還是改正了,語末還拋了個自覺誘人的媚眼。
  真不愧是個高手中的高手,就不知她用這招勾引了多少男人。
  「我覺得這裡就可以了。」坐懷不亂的陳家偉繼續自己的未竟之語。「我是想問妳對『張惜煦』做了什麼事?」
  郝心一聽到「張惜煦」立刻變臉,整個臉就像是被狗屎丟到,青得很難看。
  果然,被辛之秋那女人猜得準準準,原來是不知道「問天」跟「張惜煦」的關係啊!做事只做一半,我看未來只剩黯淡。
  「……什、什麼張惜煦,我聽不懂。」郝心撇開臉,她需要點空間思考對應。
  「也許我該換個方式問,妳為什麼要在我身上花費這麼多的時間趕走接近我的女性?耗了這麼大的功夫妳可千萬別說是因為妳在機場對我一見鐘情。」
  陳家偉把話踩得死死的,讓郝心想用「一見鐘情」這個老招也沒臉用了。
  「你、你怎麼覺得是我做的?」郝心把一切可能讓人發現的線索通通都斬斷了,怎麼還會被發現?
  「妳那天不是在我家講的很開心嗎?怎麼,得了失憶症嗎?改天我買幾箱銀杏送妳好了,不過記得不要吃太多,會中毒。」陳家偉順手丟了一份資料給她,「妳當真以為錢是萬能的嗎?不好意思,妳的眼線通通都招了,這是他們整理給我的資料,包含對付誰、給多少錢、給誰封口費等等等,妳也要招了嗎?」
  郝心只看了的一頁就知道這些資料的真偽,現在臉色不只變得更難看,還時青時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拗下去。「你……怎麼可能……」
  「商人的本性就是做事得要八面玲瓏,處事圓滑,好巧不巧他們的另一半跟我們家的關係比還不錯還要更好一點。」其實他也砸了一點錢,讓他們更快承認,不過這就不用明說了。「我再問你一次,妳對『張惜煦』做了什麼事?」
  氣氛變得有點僵硬,原本應該是熱熱鬧鬧挑著架上零食、飲料的場合,卻變得冷冷清清的,就連店員也面面相覷,不曉得是該上前勸合還是管好自己就好。
  「我可以先問……你為什麼老是抗拒我嗎?」郝心其實已經知道自己走到了結局,但總還是有一絲絲的堅持硬撐著。
  「先回答我。」
  陳家偉一聽到謝楚河說人確實出國,但是聽說轉了好幾個國家,找不到人,就有點急了。
  郝心只得老實說出當時跟自己母親當時的所作所為。
  這該死的傢伙,他前腳才離開台中,他們後腳就跑去騷擾了……最該死的是,他居然等到年前才發現不對?!
  「妳最好保佑她沒事!」不想讓怒火延燒,陳家偉站起來準備離開。
  不過郝心確拉住了他,「她……對你很重要嗎?那我呢?……」
  「哼!」看了她一眼,他冷哼出聲。
  「妳會願意浪費十多年的時間去等一個消失無蹤人嗎?」
  一句話又激發了郝心的不服,「我也為了你花了十年……」
  她話還沒說完,陳家偉立刻就打斷了,「妳確定妳在這十年之間只想著我一個?就我所知道的,妳前一陣子去台中還跟一個小開廝混,而且在妳的桃花譜裡也有幾個我認識的少東、名人,妳還想追求什麼?」
  都已經讓人如此的羞辱了,郝心怎麼還敢繼續強求。
  「陳家偉,你真的很狠心,但偏偏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郝心濃濃的失意取代了嬌聲嬌氣,事已至此,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在我看來,妳只是因為『得不到的最好』,勸妳還是好好重新思考一下人生方向,有捨才有得。」陳家偉還是多說了兩句話,畢竟她也還年輕。
  她沒有再說些什麼,在陳家偉的注視下起身直接離開了便利商店,同時,也是漸漸的離開了他的生活。
  看見其中一個人離開,店員們瞬間覺得原本緊繃的氣氛已然消散,暗自鬆了一口氣。以剛剛的情勢來看,還以為兩個人會發狠起來互打呢。
  當然,陳家偉也不是沒發現自己給店員們帶來了些許的困擾,塞了五百元要他們買點點心壓壓驚也跟著離開了這家便利商店。
  「這位帥哥好有風度啊!」店員甲看著陳家偉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讚嘆。
  「而且剛剛對付那女人的氣勢也超威風的,肯定是個大人物!」店員乙剛剛很專注的在聽他們的對話,人總是八卦的生物。
  「喂喂喂,認真點工作好嗎?」店長見兩個人只顧著閒話家常,忍不住出聲拉回兩人的注意力,「他,是大人物,你們只是小店員,五百塊我就收下了。」店長直接把店員甲手上的五百塊抽走。
  「……」
  「……」
  他們還能說什麼?店長最大。唉!
  「你們自己就一人泡一杯咖啡去喝吧。」
  「嗄?!」
  「嗄?!」
  「你們都會吧?應該不用我來替你們服務吧?」眉一挑,店長很不以為然的看著兩個人。
  「沒沒沒……我們自己來。」店員甲不敢相信店長居然善心大發。
  「謝謝店長、謝謝店長!」店員乙開心的拉著店長的手晃啊晃。
  「還不快去?」
  「是!」
  「是!」
  兩個人立刻擠到咖啡機前嘰嘰喳喳。
  看著兩個小店員的互動,店長緩緩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新年新希望,希望這一整年都能順遂。
 

 
  回到了台中,陳家偉走進了離開沒多久的房子裡。雖然才住沒多久,但是這裡的一切卻已相當的熟悉,不論是掃地、煮飯,總會聽到問天在電腦面前敲擊著鍵盤咑咑咑的聲音,偶爾還能講上幾句話、聊聊天。
  隔了一個假期,重新再踏入這間屋子卻有著陌生的寧靜。之前問天一個人住的時候也是這麼的安靜嗎?空氣中還充滿著屬於問天的氣息,只是人已經不在了。
  打開了問天的房門,床上早已經整理得乾乾淨淨,不過也僅限於床鋪,桌上、角落還是看到很多東西還被留在這裡,而這些……她都決定遺棄了嗎?……包含被留在這裡的自己?
  不!既然她花了十年的時間在等待他,那他花個幾年的時間等待、尋回她,也緊緊只是等價的回報,曾經的一切就讓它變成曾經吧,未來,他們還要創造更多的「曾經」!
  離開了房間,陳家偉不急著整理行李,反而是開啟了自己的筆電繼續敲敲打打。
  過了許久,直到一通電話才讓他回過神來。
  「喂?」
  「老兄,你不是回台中了嗎?」打電話的人是謝楚河。
  「怎麼了嗎?」
  「你在哪?還以為你會先過來找我們。」
  看了一下螢幕的時間這才發現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我剛剛花了點時間查了一些資料……我整理一下再去買些東西過去找你們討論。」
  「之秋說想吃日式料理,你看著辦。」
  「還點餐啊?真是得寸進尺。」陳家偉嘴上唸歸唸,但也沒有拒絕。
  「少囉嗦,肚子餓了,快點。」
  不等對方回應,謝楚河立刻掛掉電話。
  對於被掛電話的陳家偉一點也沒有不悅,真的立刻就把東西收拾好,離開了安靜過頭的屋子。
  而就在陳家偉離開的那一剎那,離大門最遠處的房門緩緩的打開了……
  那是這間屋子裡,唯一一間沒有人出入的房間……
 

 
  三個月裡,在辛之秋的追查之下,終於有人願意透露問天的下落。
  這段時間裡,陳家偉依然為了辛之秋所規劃的「追妻計畫」努力著,甚至乾脆把辦公室當自己家,鮮少再踏入問天的家。
  謝楚河也在擺脫石膏之後,一方面處理著祈謝的公事,另一方面也幫忙處理著陳家偉的「追妻計畫」,蠟燭兩頭燒,燒到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每天都覺得時間不夠用。
  辛之秋在這三個月裡一方面天天向問天合作的公司詢問她是否還有繼續連絡、交稿,另一方面打電話到了她的老家、老同學們,亂槍打鳥,總會有些線索的。
  不過也就是因為她不厭其煩的追查,總算有人心軟,稍微透露了一點小道消息給自己。
  根據透露的消息,她現在跟著自己另外一位也頗為要好的朋友在國外四處跑,而這位朋友甚至就是現今當紅的外景主持人,專門製作國外旅遊的節目。
  也難怪他們會找不到她了,辛之秋還自詡是最瞭解她的人,倒沒想過她在求學時期的好朋友到現在依然保持連絡,只不過礙於不想讓人因此騷擾而決定隱藏這段友誼,問天不習慣與陌生人接觸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不過知道了問天的下落,那麼至少可以放下心中的一顆石頭了。
  雖然不清楚問天為什麼一直跟著這位主持人,不過知道她還有個照應至少能比較放心。
  至於現在,還不急著把人找回台灣。
  追妻計畫,目前還在前置階段,預估需要耗費兩三年的時間完成這項計畫,不過與問天相比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如果這項計畫成功,不僅僅是能讓陳家偉把人帶回家,甚至還有後續帶來的財源、商機,嗯……好像有點透露太多了,別人會以為她辛之秋把錢看得比好友還重要。開玩笑,找到了好友的幸福還能順便賺錢,一兼二顧的辦法可不是人人都想得出來的。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