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墜 天花亂墜

關於部落格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墜後遇見你。Only For My Star!
  • 84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言情小說】《曾經》第八章-END-

    悶!
  陳家偉殺到謝楚河家去找問天時被辛之秋擋住了,說了一大堆關於她從問天那裡問來的心底話,陳家偉更悶了!
  什麼叫做不知道該如何定位?把話講開之後不就是男女朋友了嗎?
  他很想把問天的腦袋剖開來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構造,怎麼繞來繞去永遠都找不到重點?!
  更討厭的是那條河還不知死活的跑來問他幹嘛不接電話……他出門的時候拿了鑰匙卻忘了帶手機不行嗎?而且他還是到了高速公路上才發現這件事的,他根本不想浪費時間回頭拿。
  誰知道人沒見著,還聽到一堆莫名其妙的話,能不悶嗎?
  「所以呢?我現在要一個人回家?」看了一眼守在樓梯口的辛之秋,陳家偉乾脆自己倒了一杯茶,自動地坐在沙發上休息。
  「你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總要讓她看清楚吧。」謝楚河這會兒倒是在狀況內。
  「你有辦法?」
  「直接跟她說清楚講明白,要她別拐彎抹角不就得了。」謝楚河不覺得有哪裡難。
  還以為是啥好辦法……「我……我就是講完了她還聽不懂啊!」
  「你確定你有講清楚?」辛之秋對於這點倒是抱持疑慮的。
  「我……」
  陳家偉只好把昨天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現在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聽完他的話,辛之秋真的覺得這一對真的是難搞至極,「你根本沒講清楚啊!」
  「我哪裡沒講清楚?」一聽到她的話,陳家偉也火了。
  「你只是解釋,解釋之後呢?難怪她會說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辛之秋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事不關己,關己則亂,我勸你自己先好好想清楚吧。」
  「妳這是打算抽手了嗎?」聽到這話,謝楚河覺得辛之秋似乎不想管了,所以要先問清楚再來決定自己要不要繼續,他跟她同進退。
  「等等!你們別想置身事外!」事已至此,他們怎麼能這樣就拍拍屁股走人,總不會要他直接把人拐進門當媳婦吧?……等等!這其實也是一個辦法,既能讓她看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又能正大光明的把人帶回家,還可以省去一堆奇怪的人在自己身邊轉啊轉,一舉數得啊!
  「我知道了!」
  在場的其他兩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大叫嚇了一跳,這人在這幾秒內是想到什麼嗎?
  「你們要結婚了!」
  「嗄?!」
  「嗄?!」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但是彼此都是滿臉疑惑。
  聽到這個回答,兩個人的下巴都快掉了,叫他好好的想清楚結果得到這個結論,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扶好你們的下巴,聽說細細說來!」
  陳家偉要辛之秋一起坐到沙發上,共商大計。
  而這時,問天正窩在客房裡看著帶來打發時間的書,一點都不知道外面的計謀大隊正準備蠶食她這隻喜歡鑽牛角尖的小白兔。
 

 
  「問天!」一道女聲打破了寧靜,緊接而來的是打開門的聲音。
  還住在別人家裡的問天,聽到有人叫喚的聲音,頭也不回的繼續看著手上的書。反正聲音屬於女性的就是秋姊,是男的就是謝大哥,也不會有其他人會找她了。正巧,剛好要翻頁。
  「我有事要麻煩妳。」
  問天依然看著自己的書,但是回了一句話以示自己有聽見,免得到時候以「不理會主人」之類的奇怪名義被踢出門。「什麼事?」
  「我想邀請你當我的伴娘。」
  這句話,成功讓問天的視線移開了書本,嘴巴張成O字型,滿臉的訝異得說不出半句話。
  「妳的意思呢?」還沒得到答覆的辛之秋繼續追問。
  問天依然一臉驚訝的表情,「妳、妳……結婚?!」
  「不回答我當妳默許了,時間上有點趕,去試婚紗會叫妳的。」把話交代完畢,辛之秋一如來時,走的時候也風風火火的關上門。
  被留下的問天滿腦子疑問,這會不會太突然了?
  不過他們兩個人會走到這一步似乎早已能預見,仔細想想後問天也覺得兩人結婚也是時候了。
  想通前因後果之後,又將視線移回了書本上,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這段插曲。
  問天的好日子也才過個兩天,之後……她真的太小看辛之秋的功力了,不管是拿什麼藉口想宅在房間裡她都有辦法見招拆招。說稿子寫不完,她立刻逼問催稿的人是誰,還拿出電話準備跟對方「曉以大義」。說熬夜太累想睡覺,她甚至爬上床願意陪她一起睡……天曉得她才剛睡飽啊!
  誰受得了這樣的逼迫?當然是只好隨她去了……最神秘的是,不管是幾點出門,準備去哪裡,反正抵達目的地就一定會看到謝楚河偕同陳家偉坐在店裡喝茶聊天……不過也是,哪有新郎自己不見的道理,新娘帶著伴娘,新郎也帶著伴郎一起,雖然哪裡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那就這樣吧……
  挑戒指?琳瑯滿目的各式珠寶放在眼前,都快眼盲了還挑不道他們喜歡的,一下子嫌這個太小,要不就嫌那個太大,怎麼連其中一顆小碎鑽亮度不同也嫌棄,怎麼讓她看就看不出來?甚至連陳家偉也有話要說,說什麼太便宜的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原來有錢人錢都這麼花的,她倒是長見識了。
  挑婚紗,是說當伴娘要一起試是誰錯,可是怪了,當新娘的是誰啊?怎麼連婚紗也一起上身了?!最討厭的是三個人還窸窸窣窣的在角落聊起天來了,她換個衣服有換這麼久嗎?
  挑喜帖,一張張的帖子擺在桌上,一張又比一張還誇張,從最傳統只有紅紙金字,一直到頗具厚度,打開還會出現立體紙雕的精細設計,樣樣都有。不過我每拿起一張就會被嫌棄,左邊這張聽說之前哪個同學用過,右邊這張被說紙料太便宜容易破,上面那張打開了人家會折不回去,下面這張又說太過庸俗……
  試菜,這個大概是最順利的一個吧。應該是之前已經討論好菜色,反正就坐著等著吃就好了,自己是覺得每道都不錯,可偏偏三個澳洲來的客人又有話要說,最神奇的是居然是主廚親自來洽談?!如此大的面子呀……
  還有很多瑣事族繁不及備載,反正這一周天搞下來,只有一個感想,結婚好累人呀!
  直到婚禮前一天,問天都沒什麼機會好好睡上一覺。這一天,她陪著新娘子去了美容護膚按摩,被按摩師精巧的技術下,感覺這陣子勞碌過度的二督任脈都被打通了,再加上沒什麼事情需要忙了,早早便睡下。
  不過因為太早睡了,一大清早就餓醒了……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才快六點?!
  這個時間肯定其他人都還在跟周公下棋。不過她這個人也不是損友,聽說結婚當天新人會很累很累,不吃早餐肯定受不了,時間還早,開車去買再回來應該還有時間。
  打定主意,拿起錢包找到辛之秋放在玄關的車鑰匙就走出大門。
  才剛踏出門口還沒把門關上就發現一輛奇怪的車停在附近,最詭異的是居然還有穿得一身黑還戴著墨鏡的人走下車……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
  「咦?等等!你們要做什麼?」
  黑衣人沒有說話,直接架起問天塞進車裡,絕塵而去。
 

 
  還在睡夢中的人被一通響徹雲霄的奪命連環Call搞到快精神分裂,打電話的人大概也是秉持著相當的毅力,一通接著一通拼命的打。
  一臉沒睡飽的謝楚河很不開心的揉著剛被踢了一腳的屁股抓起床頭的分機,「喂?」
  「哼!臭小子,今天的婚禮沒有新娘看你怎麼善後!」
  劈頭就是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搞到謝楚河本就不爽的心情又更加火大了,「哇靠,哪來的瘋子講什麼瘋話啊?今天的新娘剛還踢了我一腳你是見鬼了嗎?」
  「嗄?」這下子換對方愣住了。
  「嗄什麼嗄?你七早八早打來就是來惡作劇的是不是?快去睡回籠覺吧,小、朋、友!」謝楚河已經把對方當成是亂打電話惡作劇的小孩子看待。
  「你……你這個不懂得敬老尊賢的臭小子……」對方咬牙切齒的想破口大罵,但是謝楚河先聲奪人。
  「哦?原來是神智不清的老人家呀?那做完外丹功就快點回房補眠去吧,再、見……不對!是不、見!」不等對方的下文,謝楚河直接把電話掛掉。
  本想回頭繼續睡,但是拜這通見鬼了的電話一吵,睡意都跑了。
  「誰啊?」辛之秋雖然眼睛還閉著,不過剛剛的對話也讓她睡不著了。
  「大概是詐騙集團。」看了一眼桌上的時鐘,時間其實也差不多了,「要起來準備了嗎,快七點了。
  「七點?!」一聽到時間,辛之秋直接跳了起來往浴室奔去,完全不像是剛起床的人。
  浴室被佔走了,謝楚河聳聳肩,很認命的打開房門準備先去叫醒其他人。
  而一打開房門就看到陳家偉慌慌張張的從走廊另外一端狂奔過來。
  「哇,你也這麼早。」
  「問天呢?」
  「咦?不是還在睡嗎?」依照最近的生活模式,謝楚河很自然的認為人應該還在睡夢中才是。
  「房間是空的。」
  「樓下呢?」
  「我先下樓去廚房才去她的房間看的,沒人!」
  「你別急,也許人在客廳。」謝楚河先安撫對方,下樓去探探是否如自己所預測的一般……
  沒人?!
  「問天去哪裡了?!」
  「你別急啊!先讓我關個門……」看到還沒被關上的大門,謝楚河的直覺就是先把門關好……「咦?你幹嘛開門?」
  「不是我開的……」陳家偉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性,「該不會問天知道我們的計畫就先落跑了吧?」
  「不會吧,我們都做的那麼隱密了……」
  走到大門口一探,謝楚河發現了掉在地上的鑰匙和錢包……
  「不會吧,她真的要跑?」
  「……」陳家偉看到鑰匙和錢包也愣住了,鑰匙雖然是辛之秋的,但是錢包卻是問天的。
  「你們兩個是還沒睡飽嗎?看這東西還在這裡就該知道,就算她要跑也根本沒跑成啊!」動作很迅速的辛之秋一下樓聽到對話就大概可以猜測出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可是人不見了……」謝楚河腦筋忽然有點轉不過來。
  「看這樣子,會不會是被綁架了?」陳家偉皺著眉頭,說出不太期望的可能性。
  「很有可能,不過……綁她做什麼?」辛之秋開始思索有可能的嫌疑犯,雖然似乎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人,一直以來她的生活都很單純……
  「綁架?……」聽到這個詞彙,謝楚河似乎有點連結到什麼東西了。「呃……」
  「我們要不要先報警啊?」陳家偉才剛說完就拿起話筒。
  「等等!」謝楚河壓住了電話,「其實……剛剛有通電話……」
  聽完謝楚河的話,陳家偉越等越焦慮,在客廳裡走來走去還念念有詞。
  「怎麼辦?怎麼辦?綁錯人?那會不會被怎樣?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如果是我的仇人,那可能有點多……」辛之秋想換個方向思索,但是範圍太大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過濾。
  「不管怎麼樣,我先去通知大家今天的婚禮要取消了。」謝楚河也想不到什麼好方法,但該處理的事情還是得先處理。「我先去打電話。」
  「怎麼辦?!對方會不會再打過來?還是對方會很生氣很生氣?」陳家偉還是處在焦慮的狀態。
  辛之秋也不管陳家偉到底有多煩惱,開始回想剛剛謝楚河說的話。
  打電話的人分明就是自己的熟人,而且還很討厭謝楚河,再加上要有點年紀……
  辛之秋心裡是有一個嫌疑犯,但是對方怎麼可能認不出問天?除非他是派了別人來!
  不管如何,辛之秋拿起手機就把電話撥了出去。
  「怎麼辦啊?!」陳家偉已經快把地板磨出一條溝了。
  「喂!別吵,我想到有誰有嫌疑了!」辛之秋的一句話就立刻讓陳家偉閉嘴不敢繼續干擾,但緊皺的眉頭依然沒放鬆,等待著是否能有線索出現。
  「喂?」
  電話一接通,辛之秋立刻按下了擴音鍵。
  「欸!老頭,你帶走問天做什麼?」
  「嗄?那群笨蛋綁錯了……唔,妳說什麼我聽不懂。」
  Bingo!果然就是這傢伙做的好事。
  「老頭子,今天的婚禮被你一鬧確實沒了,問天的終身大事你該怎麼負責?」辛之秋用眼神傳訊,表示已經知道問天的下落了。
  「嗄?怎麼是她的?今天不是妳的……」對方的語氣中充滿著疑惑。
  「我知道你很喜歡問天,可是你不能就這樣把她搶走了吧?人家新郎都快急瘋了。」
  辛之秋的這句話倒是讓陳家偉又再度緊張起來,什麼叫作很喜歡問天?
  「胡說八道!她是我……唉呀,反正你要新郎別緊張,過幾天你們再來把她接回去。」對方這算是不打自招了,不過他也沒在怕的。
  「還要過幾天?可是我們的計畫都被破壞了!」陳家偉聽到這話,忍不住開口頂撞。
  「哦?哪來的臭小子敢這樣說話?」
  「喂,老頭子,你有錯在先請搞清楚好嗎?」辛之秋有點受不了這個老小孩的脾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過對方根本看不見。
  「……少囉嗦,不然你們想怎麼樣?」他這算是讓步了,雖然他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誰會知道他們究竟有什麼鳥計畫,跟他打聽到的消息根本不一樣。
  「我知道你還在狀況外,這次我們先不要管我們的恩怨,合作一下吧……」
  突如其來的插曲讓計畫做了變更,至於計畫的下一步要怎麼走呢?
  就讓辛之秋慢慢的把自己腦中的計畫說給這些不濟事的男人聽吧。
  哈啾!
  剛剛才結束與秘書的電話的謝楚河打了個噴嚏。該不會有人在說我的壞話吧?
  抓抓頭,謝楚河才剛走下樓就被賦予新的任務……
  計畫B行動開始。
 

 
    不哭、不鬧、不逃,反正一切都是徒勞,既來之則安之,船到橋頭自然直。綁架嘛……第一次被綁,還滿新鮮的,可以當作人生體驗,常常看到電視上都有演,每個被綁的人都吵鬧不休,抓到機會就想跑,但是真要那麼厲害怎麼還會被綁走?而且通常這種人到後來都會先被打一頓,再不然就是被敲暈,何必自己討皮疼?
  抱持著平靜心態面對的問天感覺到車子飛快的前進著,被布條蒙住了的雙眼根本無法知道現在在哪裡,她只知道一件事情,今天的婚禮是去不成了。
  整路上都呆坐著,不知不覺中居然睡著了。
  一醒來就發現自己早已經離開了車子裡,連臉上的布條也被解開。
  仔細看了房間內的擺設,第一個想法就是,這裡是個很高級的飯店!
  看著桌上的備品,問天覺得這個綁架犯也太不專業了吧?光看飯店的名字就可以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裡,本來還很期待自己會體驗到被關在地牢之類的地方來個新體驗,結果居然是市區裡的知名大飯店?!
  該不會連門外都沒人守著吧?
  為了證實這個猜測,問天直接走到了房間門口,一把打開房門……嗯……總算這綁架犯還有些「基本常識」,門外真的有個高大的黑衣人……
  「呃……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問天笑得很尷尬的打了個招呼。
  而對方的反應是直接把她推回房間內,關上房門。
  「……」
  那現在還能做什麼?打電話求救嗎?
  才正想試試看電話求救的可能性時,房間門再度被打開了。
  進來的是剛剛門口看到的那位先生,只不過他手上多了一件十分顯眼的……婚紗?!
  「問天小姐,老大說今天是重要的日子,雖然有點遲到了,但希望您能在一個小時內完工。」
  黑衣人的話才剛說完,又進來了三個感覺是匆忙趕過來的人,還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嘰嘰喳喳的把黑衣人往外推,然後就是……被擺弄的時間。
  還來不及消化剛剛的話,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今天不是愚人節啊!
  就在三人的合力之下,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成功的把問天推出門口。
  差點被過長的裙襬絆倒,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又立刻被黑衣大哥一把推進了電梯。
  一個小時的時間裡被推了至少三次,到底有沒有這麼急呀?!
  在黑衣大哥的領路之下,問天轉來轉去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裡,最後在一扇門前止住了腳步。
  黑衣大哥畢恭畢敬的敲了敲門,「老大,人到了。」
  「問天,好久不見了!」頭髮斑白挺直的背影卻讓他顯得十分硬朗的「老大」回過頭來,掛著微笑走近她。
  「咦?老大你怎麼在這?」問天一眼就認出對方的身分了,而她也確實都稱呼他為「老大」。
  「我是來問妳一件事情的。」直接坐到一旁的沙發上,老大倒了兩杯茶放在桌上。
  問天也很不客氣的拉起裙襬走到沙發旁坐下,這一身不習慣的裝扮讓她有點疲憊感。
  「我有一個朋友他的女朋友很不信任他,你覺得他該怎麼做才有辦法讓她多點信心?」老大不囉嗦,直接切入主題。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莫非是老大的新女朋友?!嗯……這得好好想想該怎麼回答才是。
  不過這種情形似乎跟自己有點雷同?是多心了嗎?「其實我……身邊的人也有這種困擾,我覺得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不可能會有一樣的相遇、一樣的相處情形、一樣的生活模式套用在每對不同的情侶身上,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讓對方知道。」
  「那妳的想法呢?」老大又把球拋了出去。
  嗄?怎麼問到我身上來了?「我……我的個性不敢說、不敢要求、不敢期待……換成我是那個男的我大概也只是默默的守著,這也是一個辦法不是嗎?」
  「那如果妳是那個女方呢?」老大把問題範圍限制在女生身上,希望能得到她想要的回答。
  「咦?」問天聽到這個問題有些訝異,但旋即又恢復原本的淡定,「每個女生的心裡都有一座迷宮,不管走到哪裡總有碰壁的可能,但是如果有人願意緊緊抓著我的手陪我一起闖蕩,那我相信信心就自然而然存在的。」
  這個回答讓老大皺起了眉頭思考著,怎麼寫小說的人都這樣文謅謅的喜歡用一堆比喻,讓他有聽沒有懂……
  兩人都沒有再開口,一個是不知道該不該打擾對方的思索,一個是在等待約定的暗號傳來。
  沒錯,陳家偉已經準備好了要直接把人拐進禮堂,而現在的這段情節則是辛之秋策劃,希望能讓問天自己講出自己到底想要些什麼。剛剛的對話都已經借由事前安裝的竊聽器傳送到辛之秋那方,只要拐出話語就會打出暗號讓人把問天帶走,而身為不小心綁錯人的綁架犯——老大,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老大,你……」
  叮咚!
  問天本來想問他為什麼自己會被要求穿上這身衣服,結果卻被突如其來的門鈴聲給打斷。
  終於來了!老大迫不及待的拉起問天,「衣服整理整理,我們準備出發。」
  「咦?!」依然被蒙在鼓裡的問天一臉疑惑,為什麼今天發生的一切都那麼奇怪,彷彿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狀況外。
  不過不給她釐清事實的時間,老大拉著問天就朝著門外走,接著又繞了幾個圈子走到了另一扇氣派的大門。
  「小問天,我的工作就到這裡為止,這扇門要讓妳自己打開。」老大輕輕的抱了抱問天,臨走前又給了她最後一句話,「妳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喔!」
  幸福?
  這句話讓問天忽然之間有點緊張,門的另一端究竟有什麼東西在等著她?
  帶著一點怯懦、疑惑的心情,問天伸出了手,緩緩的推開了眼前的大門……
  而等待她的,是一整片的漆黑……
  這是新一季的整人節目嗎?問天皺起了眉頭,準備回頭去找才離開不久的老大。
  一回頭,就看到穿著一身白色禮服西裝的陳家偉堆滿了笑容站在自己的背後。
  問天嚇了一跳,不小心一個拐腳往後跌了三步,立刻就被一隻有力的臂膀圈住腰部。
  「你也是整人節目的一環嗎?」
  問天這句煞風景的話讓躲在一旁的辛之秋很想上去揍她一頓,不過謝楚河適時的拉住了對方。
  「我們沒有在整人。」一聽到她的話,他立刻就知道她又進入自己的幻想了,不過他會把話題導正的,「今天早上找不到妳,我以為妳逃跑了。」
  「逃跑?我只是想去買早餐……」結果卻被綁架……不過到底是不是綁架她還是搞不清楚。
  其實一直到現在都不是很明瞭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問天不太習慣的想掙脫他的手,但陳家偉卻故意的抱得更緊些。
  「因為妳最近都在逃避我。」
  這句話倒是讓問天無法反駁,心虛的不敢再繼續掙扎。
  「我不知道為什麼妳不相信我,但是妳願意讓我牽著妳的手一起走出妳心底的迷宮嗎?」伸出了另外一隻手,陳家偉的眼裡充滿著誠懇。
  「咦?!你……」他怎麼知道……
  「我知道,我的心感受得到。」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妳有妳的迷宮,但我會是一個很好的指南針,帶領著迷路的旅人走回屬於她的方向。」
  陳家偉沒有再多說什麼,伸出的手正在等待她的回應。
  看著他的眼睛,問天忽然有些明瞭……
  最近秋姊的一些奇怪行徑,為什麼總是會四個人同進同出,甚至是之前為什麼他要為自己費盡心思找回兩人重逢的那一刻……
  一直都是她自己胡思亂想,她不想去看,所以看不見自己的身邊總是圍繞著他;她不想去聽,所以她聽不見他的呼喊聲,甚至是不想去感受,因為害怕發現自己的一顆心又悄悄的遺落在他的身上。
  很多人都不懂得把握所以錯過,但是眼前的他居然願意為了她,做了這麼多這麼多的事情,她……有點懂得愛情的意義了。
  「我不是最好的……」
  聽見問天的話,陳家偉的昕有點受傷……
  為什麼?他做得還不夠好嗎?
  「但我想把握住最好的。」
  語畢,問天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上緊緊的握住,用眼神告訴著他,他是最好的選擇。
  倏地,門內的燈光大開,宴會廳的原貌展現在兩人的眼前,而廳內早已坐滿了原本就預定要參加婚禮的親友們。
  剛剛的一幕直接在他們的面前表演,有些人甚至感動的掉下了眼淚。
  為了避免讓正主兒發現裡面有這麼多人,他們可是保持著最高品質,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存在感將到最低,而現在總算是有了一個好結果,啜泣聲此起彼落。
  「原來你早有預謀啊!」問天小聲的抱怨著,現在她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人要求穿上這一身禮服了。
  「妳剛剛害我心臟差點都停了!」一下子從地獄跳到天堂,速度快到心臟差點都跳出來了。
  「雖然有些小差錯,不過還算圓滿。」一樣穿著一身禮服的辛之秋總算得已現身。
  「咦?秋姊,今天不是妳……」看到辛之秋,問天這才想起來今天原本是要當她的伴娘的。
  「其實本來就是妳。」辛之秋笑得一臉奸詐,她才是今天唯一的伴娘,而且她為了好友可是貢獻了不少腦細胞呢。
  到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讓人擔心的小傢伙也總算是有個人可以守護,誰敢說這不是最好的結局呢?而且這關於他們的故事可以讓她再多寫幾本書,真得是一兼二顧。
  在親友們的見證下,陳家偉和問天……不,是和張惜煦交換了戒指。
  而待在角落等著吃喜宴的老大趁著空檔時間,拿起手機快速的傳了封簡訊給辛之秋。
  「女兒啊,告訴那個臭小子,妳真的喜宴別忘了邀請我,不然我會再綁一次的!」
  雖然發生了些小烏龍,但是至少給了一切完美的結局。
 
  至於另一對的結局嘛……
  嘿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